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我要看小說網 -> 玄幻魔法 -> 極品萌寶:霸道爹地護妻狂

正文 第四百六十五章 心軟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晚上十點鐘,顧有汜終于是從房間里面出來了,他剛才翻遍了家里所有的書籍,依然沒有什么有用的信息,這期間,饑腸轆轆的肚子一直在提醒著顧有汜該吃飯了。

    最后,他還是乖乖的下樓準備找口吃的,一進到廚房便看到了之前吳只只準備好了的飯菜。

    顧有汜上前,仔細了嗅了嗅菜香,嗯,雖然已經冷透了可是味道聞起來似乎還是很不錯的。

    腦海中一閃而過吳只只模糊的臉,顧有汜不甚在意的將其無視了過去,說實在的,他到現在連那個女孩長什么樣子都沒有看仔細。

    拿起盤子,顧有汜直接將其放進了微波爐里,自己則是抱臂看著微波爐轉。

    其實……。

    顧有汜看著自己的廚房,除了李思喬和小紅,從來沒有別的人踏足過這里,雖然顧有汜不想承認,但是他還是覺得,那個女傭其實還是……可以接受的。

    畢竟她除了講電話大聲,以及私自為自己收拾過房間之外,也沒做什么讓人感覺不能接受的事情。

    但其實這兩件讓自己很不高興的事情,她本不應該承擔自己這么大的怒氣,不過是正好碰上了自己因為研究課題而煩惱的時刻。

    顧有汜后知后覺的發現自己在為吳只只可惜?他連忙甩掉腦海中這個想法,一個女傭,在主人家里就應該謹慎一些,畢竟這是她的工作,自己家里的女傭們就是這樣工作的。

    不再去想這些已經發生過的事情,顧有汜視線落在了微波爐上,事先定好的時候不知道什么時候已經到了,廚房里也飄出了一些香味,顧有汜滿意的將其拿到了餐桌邊。

    可能真的是太餓了,他竟然還是覺得味道不錯,其實昨天的飯菜在顧有汜看來,也是十分的可口。

    他照例是細嚼慢咽的,一桌子的菜吃了大概半個小時多,勉強喂飽了肚子,顧有汜看著一桌子的碗碟又陷入了沉思。

    他從來沒有洗過盤子,更不喜歡洗盤子,可是桌上的碗碟也不能就這么隨意的扔在桌子上。

    這么想著,他忍不住看向了門口的方向,想必現在那個女傭已經離開了吧,畢竟這里的夜晚這么的寒冷。

    再轉過頭,顧有汜還是沒有管桌上的碗碟,他直接起身走上了二樓,眼不見為凈,既然他看不到,那么便不會在意這些碗碟的清洗工作。

    而此時顧有汜家門口。

    吳只只還坐在階梯上,她費力的縮成一團想要抵御寒氣,可是不管她怎么的抗爭,寒冷依然是無孔不入的侵蝕著她。

    ——

    第二天一早,七點鐘是顧有汜準時出門去研究院的時間,可是今天一早他卻沒有出現在研究室里面,一向準時的顧有汜不在,他的教授是第一時間發現的,立刻打電話給顧有汜詢問原因。

    “不好意思教授,因為其他的事情我可能要晚一點過去。”顧有汜站在醫院走廊里,小聲的打著電話解釋道。

    “我知道。”不知道對方說了什么,顧有汜禮貌的回復道,臉上的神色也沒有絲毫的變化。

    “這不是一時就能解決的,但我會

    盡快趕過去查找新的辦法,麻煩和老師了。”

    掛斷電話之后,顧有汜走進了身后的病房。

    這是個單人病房,床上躺著一個面色蒼白的女人,看她的長相不是吳只只還能是誰,看到顧有汜去而復返,吳只只干干一笑。

    “大少爺,謝謝你。”

    顧有汜面色不改,一臉冰冷的看著吳只只,“你不要命了。”這么冷的天氣,竟然就在門口坐了一個晚上。

    要不是自己發現,這個女孩還不知道要坐到什么時候。

    “對不起大少爺,給你添麻煩了,”吳只只小聲說道,她因為沒有其他地方可以去,只能呆在門口。

    可是晚上實在是太冷了,即使她怎么縮成一團也沒有絲毫用處,今天早上,顧有汜出門的時候,剛打開門,便看到了已經快凍硬實的吳只只,來不及思量其他的,顧有汜立刻便開車帶著昏睡的吳只只來了醫院。

    直到剛才,吳只只才轉醒過來。

    “但是我已經收了夫人的薪水,按理來說,也應該完成自己的工作,這是我做人的原則,我是不會就這么放棄的。”

    顧有汜面無表情的看著吳只只,原來是因為這個,他從口袋里拿出錢包,找出了好些張紅色的毛爺爺扔到了吳只只的床上。

    “這些,夠嗎。”

    吳只只難以置信的看著被子上面鮮紅色的鈔票,她移開目光,看向顧有汜,“大少爺,你這是什么意思?”

    “不夠嗎?”顧有汜冷淡的說道,又拿出了一些,就這么扔在了同一個地方,“只要你愿意離開,這些錢就都是你的了。”

    床上散落的鈔票刺紅了吳只只的眼睛,是,她現在的確是缺錢,要不是因為十分缺錢,她也不會來這里做女傭。

    可是,這并不是顧有汜能拿這些錢來羞辱自己的理由。

    “大少爺,”吳只只鄭重其事的喊了一聲顧有汜,顧有汜扭頭淡淡的看著吳只只,同時也看到了她眼中的堅毅。

    “我是沒有錢,可是我有尊嚴,我之所以要留下來是感謝夫人對我的信任,我不想辜負她對我的期望,況且!”頓了頓,她繼續道,“我的薪水都是自己親力親為賺到的,所以我用著舒心,這些錢……。”

    吳只只的目光轉移到了床上的鈔票上,隨后她冷笑了一聲,“這些錢,無功不受祿,大少爺還是收回去吧。”

    顧有汜一直沒有任何表情的臉上忽然瓦解了一部分,他有些震驚的看著床上仍舊有些面色蒼白的女孩。

    想不到,她還挺有志氣的。

    “你就這么想要留下?”顧有汜問道。

    “我沒有選擇,”吳只只凄慘的一笑,她家里現在的情況根本不容許她能任憑著自己的性子來決定什么事情。

    “大少爺,你可能不知道吧,我們窮人就是要比常人付出更多的努力,不然是得不到自己想要的東西的。”

    “你想要什么。”

    這是顧有汜第一次從這個女孩臉上窺到這種表情,顧有汜覺得自己說不上來究竟是不是自己看錯了。

    但是他真的覺

    得,剛才那一刻的吳只只,她的眼神非常的縹緲,像是在說什么悲慘的事情似的。

    吳只只淡笑一聲,“我想要的?大概就是一家平安吧,”這個最簡單的愿望,對于現在的吳只只來說,卻好像登天一般的難。

    顧有汜聽聞,不知怎地,從她的語氣之中聽出來了一絲辛苦,他緊抿著嘴唇,沒有再說話了。

    吳只只那一番話說得那叫一個大義凜然,現在卻又有些不好意思的:“另外就是……我現在確實沒有其他地方可以去,連下一步都不知道應該先邁左腳還是先邁右腳,我也恨極了這么沒出息的自己,但是,我真的無路可走,你能不能別趕我離開了……。”

    她往被子里鉆了一些,只露出一個小腦袋在被子外邊,真誠且小聲的說道。

    顧有汜心弦一動,他一下不知道怎么回復,顯然十八歲的顧有汜從來沒有碰到過現在這種情況。

    人家女孩子已經說得這么的清楚了,不管是公事還是私事,她現在都沒有更好的解決辦法。

    顧有汜本身也不是個什么惡人,其實從昨天晚上,他就已經在自我批評了。

    因為自己的研究不太成功,他就將所有的氣都撒在了吳只只的身上,其實她不過就是聲音大一些罷了,其他的地方她都做的很好的。

    就譬如昨晚的飯菜……,雖然涼了一些,但顧有汜還是覺得分外的美味。

    聽吳只只這么可憐兮兮的說著,顧有汜的心里沒來由的軟了下來,他站在吳只只的床尾,看起來很認真的思考了一會兒。

    “我說不呢。”顧有汜鄭重其事的問道。

    吳只只一下子從被子里鉆了出來,一臉認真的看著顧有汜,“那我就一直待在你家門口,幫你擦門,直到這一個月結束!”

    吳只只這么信誓旦旦的,顧有汜還真的沒有料到,他楞了一瞬,轉身離開了病房,門就要關上的前一秒,他的聲音遠遠的傳到了吳只只的耳朵里。

    “養好了身子自己回去,顧家不養閑人。”他可不想一回家就看到門口總是坐著一個女孩,到時候要是凍死在門口,自己可要怎么解釋。

    顧有汜離開了病房,吳只只聽到他終于松口了,一下子高興的不行,顧不上自己自己還躺在病床上,興奮的撲騰著。

    “太好了太好了,工作保住了……。”

    剛折騰了兩下,覺得被子漏風了,吳只只又急忙掖好被子,確定沒有其他地方能進風了,這才躲在被子里面樂呵呵的笑出了聲。

    昨晚上可把吳只只給凍著了,現在終于溫暖了起來,她還是舍不得離開醫院的床鋪,顧有汜出去詢問了一番,吳只只沒有什么問題之后,便又重新折返了回來。

    “走了。”

    彼時,吳只只還正在享受在溫暖中,聽到顧有汜這么一聲不含感情的命令,她立刻睜大了眼睛,十分不舍的抓住了被子一角。

    “沒什么事情嗎?”她還貪戀著被窩呢。

    “走不走。”顧有汜根本沒有回答吳只只的問題,他就這么站在門口,一臉冷淡的看著吳只只。
沒看完?將本書加入收藏我是會員,將本書放入書架復制本書地址,傳給QQ/MSN上的好友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机选一注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