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我要看小說網 -> 恐怖靈異 -> 重生庶女之假冒系統

正文 第171章熱鬧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林致并沒有湊的很近,她拿著梳子站在人堆里,礙于男女有別,在場諸位還是給她騰出了個不大不小的空地來的。www.kmwx.net

    此時客棧老板看著那床上的尸體急得如熱鍋上的螞蟻似的,大早上的滿頭大汗,一會兒去探探那尸體的鼻息,察覺果真沒氣后,又去探她的脖頸大動脈。

    “完了完了完了完了……”客棧老板對著眾人晃著兩只手,氣的拍腿連連跺腳。

    “老板可差人報案?”一個褐衣老頭兒背著手問道。

    “報了報了,我的個老大哥呀,這可如何是好呀,我這店面兒可從未出過大事兒,今兒個咋讓我碰到這倒霉事兒了呢!我冤呀!以后這生意還怎么做!我那一家老小要怎么養呀!可愁死我了!你們說說這可咋整喲!這怎么就死這兒了呢!”客棧老板急得同熱鍋上的螞蟻似的,原地轉了幾圈,直有要暈倒的趨勢幸好被他身邊兒的小二扶住,這才沒摔倒。

    “老板別急,小的給您搬個蹲兒。”

    “都這時候了還坐個屁的蹲兒!我的個財神爺啊!今天咋就沒給我個好兆頭呢!”客棧老板啪啪啪的打著手背,又開始了團團轉。

    “這姑娘不會是自殺吧?你們看這房間干干凈凈,并無打斗痕跡,還有呀,這姑娘怎么死了還笑的那么安詳?”一個身穿藍色暗紋錦衣的男人說道。

    這時又有人猜測:“著實奇怪,你們看她的臉上還有手上,明顯的擦了胭脂染了指甲,不會是會情郎的時候被情郎給殺了吧?這怎么孤身一身在住客棧?”

    “呸!一群臭男人!”這是站在林致一側的三十多歲,看上去尖嘴猴腮身穿華服的婦人說得,話語中對男人們頗為不屑。

    在她身后站著的矮小憨厚的老爺似乎覺得有些失面子,于是說道:“夫人,咱們回屋去吧,這死人有什么可看的?”

    “不回去,要回去你回去,老娘還想看看縣老爺如何辦案的,看完回去也好同那幾個長舌婦炫耀炫耀!”

    這女人可能是個母老虎,林致如此想著,而且她自己說不定就是個長舌婦。

    正所謂物以類聚人以群分,就從這婦人的面相就能看出她嘴皮子利嗦,辦事強勢。

    那老爺挨了罵,頓時臉紅的訕訕的離了這案發地。

    此時又聽一人道:“說不定是同人相約私奔也不一定,昨天在客棧門口還見她同一個模樣俊俏的少年言笑晏晏來著,打情罵俏來的。”

    “不會是她那小情人害的她吧?瞧這穿的蓋的打扮的,也不知是四前打扮的還是死后打扮的?”

    起初說話的人接道:“肯定是死后打扮的,這誰愿意尋死呀?死了還一點兒痛苦沒有?那不得掙扎兩下,怎么著這被子不會這么整齊劃一。”

    ……

    林致聽著這群人七嘴八舌的議論著,梳子下意識的順著頭發。

    這時白公子帶著圍帽站在了林致身側:“走吧。此地不宜久留”

    話音剛落,頓時在場眾人的目光齊齊看向了白公子。

    從他們疑惑不解,恍然大悟的神情,林致猜測他們可能認為白公子這人很可疑。

    畢竟有誰無時無刻帶著圍帽見人的?還有他說那“此地不宜久留”是什么意思?

    明顯有貓膩,可不能讓他們給跑了!

    于是這屋子里的男男女女把他們二人圍了個水泄不通。

    林致呵呵呵的擺著手笑著解釋道:“不是我們,不是我們,你們干錯了,我家公子就是有眼疾,怕摘了圍帽被人嫌棄鄙視,這才有了各位看到的情況。”她看著眾人不信的眼神和戒備的動作,內心不由的大喊冤枉。

    趕緊的用手肘捅捅身后的白公子,警惕而獻媚的看著眾人,嘴上卻對白公子道:“公子呀公子,您現在趕緊漏漏真容吧,要不一會兒咱倆該被送官了!”

    “哼!一群草包!”白公子一動不動,身形挺拔如初,一身白衣纖塵不染。

    一句話頓時把這滿屋子的人都給得罪了。

    林致心內下著寬面條,淚流滿面,嘴上嘿嘿嘿的雙手合十解釋道:“誤會誤會誤會,哈哈,誤會,我家公子不會說話,得罪了,得罪了,抱歉抱歉!”

    “大家都愣著做什么?快抓住他們別讓他們給跑了!”不知誰大喊了這么一聲,眾人頓時就動了手。

    噼里啪啦,噼里啪啦,砰砰砰,砰砰砰。

    “啊!我的胳膊胳膊胳膊!”這是那位身穿藍色錦衣的男人胳膊折了。

    “哇……我的牙啊!嗚,嗚……”這是那個尖嘴猴腮的女人牙齒落光了。

    “嗚嗚嗚……”這是某個男人的子孫根遭殃了。

    “娘的!”這是對林致下手的一直咸豬手骨折了。

    ……

    看著這命案現場好一番熱鬧終于落幕,那衙門里的官差也來了。

    “干什么干什么?人呢!”此聲威嚴,正是扇城知縣金有才。

    “我的個青天大老爺呀,您得給民婦做主呀!我的牙都被那殺人兇手給打沒了!”那尖嘴猴腮的婦人跪在地上就開始磕頭告狀。

    其他人連連附和,一一數落白公子的罪狀。

    說話間,金知縣已經看到了床上的尸體,他對著身后一揮手,立馬仵作出場。

    開始勘探尸體,金知縣則是坐在室內圓凳上聽訴狀。

    而林致跟白公子已被五名捕頭圍堵去路。

    白公子本想動手,林致死拉硬拽著不讓,身體幾乎掛在了白公子身上。

    看著這抱在一起的一對兒白衣男女,金知縣大皺眉頭,罵道:“光天化日之下,實在不堪入目!你們兩人見了本官為何不歸?果然刁民!哼!”

    林致有苦難言,她若是不攀著白公子手腳,怕是這房里的人都得不傷就殘。

    她知道白公子已經是手下留情的了,可惜其他人不知道,金知縣的諷刺之語,雖然讓林致有一種想放狗咬人的欲望,但還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為好。

    “綁了帶走!”金知縣一聲令下,便把纏在一起的兩人五花大綁在了一起。

    他的意思本是把兩人分開綁起來,但經過林致親口說的“綁一起綁一起”,金知縣虎眼一瞪便成全了他們。

    待林致掛在白公子身上被鐵鏈綁著帶走后,金知縣冷冷哼了一聲以示不齒。

    ()
沒看完?將本書加入收藏我是會員,將本書放入書架復制本書地址,傳給QQ/MSN上的好友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机选一注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