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我要看小說網 -> 玄幻魔法 -> 重生狂妻,總裁撩不停

正文 第692章 拖油瓶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第692章 拖油瓶

    溫暖一愣,轉過頭看見是薄南驍,她笑了笑。

    “別把你衣服弄臟了,等我給你做好吃的!”溫暖笑著對薄南驍說著,她應該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現在的小花臉模樣,笑著地時候一臉天真。

    “做什么好吃的?”薄南驍依舊是不撒手。

    “第一次做面包,你到時候可不許嫌棄!”溫暖最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迷上了做飯,各種稀奇古怪的東西都要嘗試一遍。

    “老婆大人做的飯,我怎么敢嫌棄!”

    “這還差不多!”溫暖很滿意。

    高雯進來的時候就看到兩個人人這樣膩歪到一起,有些尷尬,就干咳了兩聲,薄南驍這才松下手來。

    最后溫暖做的面包當然是神奇地糊了,有一片一片的焦黑色,薄南驍鼓起勇氣帶著頭吃了第一口,大家就都得吃了,溫暖尷尬地笑了笑,溫暖有點兒疑惑,為什么自己做的飯,自己都有一點兒害怕的樣子,溫暖覺得自己沒救了,曾經也是以為自己廚藝了得的。

    吃完飯之后高雯收拾收拾離開了,林然早早到底睡了。

    溫暖找了一個還不錯的電視劇,就躺在薄南驍的懷里和他一起看。

    薄南驍看著現在在他懷里的溫暖,現在的溫暖真的是很聽話呢!他撫著溫暖的頭發,臉上是自己也不自覺地淡淡地笑。

    “溫暖,我們馬上就要結婚了,開心嗎?”

    “干什么啊?怎么突然問這個?當然開心啊!”薄南驍今天這是怎么了,問這些奇奇怪怪的話,溫暖繼續看著電視。

    “現在告訴你一個消息,你想不想知道。”薄南驍倚正了身子,一本正經的樣子,已經讓溫暖不能忽略了。

    “什么事情?”

    “你還記得你外婆嗎?你外婆回來了。”

    薄南驍早就料到了溫暖的反應。溫暖果真是一臉懵逼。

    “我外婆?!我哪個外婆?”溫暖自己都很懵。薄南驍在說什么,她聽不太懂。

    “申清的媽媽,你的親外婆,吳瀾,剛回國。”

    “我,記不太清了……”別說溫暖了,就算是當時的申清也不容易見到她,吳瀾是一心撲到了自己的熱愛的事業上了。

    “明天帶你去見她。”

    第二天吳瀾在她住的酒店里踱來踱去,她要見自己的外孫女了!現在是第一次溫暖,即便是一個老人,可是還是忍不住地緊張。

    薄南驍領著溫暖到的時候,吳瀾這個已經滿發灰白的老人,看到溫暖的那一刻,眼睛里是復雜的親情還有一種距離的愧疚。

    當吳瀾老人看到溫暖的那一刻,她終于明白了,自己這一生對事業從沒遺憾,可是回頭看看自己的親人,卻盡是傷痛,她忘不了自己聽到她的女兒清兒死的那一刻自己到底是怎樣的撕心裂肺。

    站在申清的墓前,吳瀾想要改變自己了,她覺得自己是應該關心自己的親人了。

    “溫暖。”吳瀾顫抖著聲音喊出了溫暖的名字,這就是她如今世上唯一的親人了。

    當這個老人喊響自己的名字的那一刻,溫暖看著這張在記憶里找尋不到臉,可是心里卻是一種油然而生地親切。

    可能這就是沒有緣由的來自親人之間的隱秘聯系,因為關乎血緣,所以心會貼近。

    “外婆?”溫暖小聲翼翼地說出來。

    “哎,是我,溫丫頭!我是你的外婆!”吳瀾高興的就要把溫暖給攬在懷里。

    吳瀾打心眼里喜歡溫暖,溫暖漸漸地也是適應了自己這么一個突然而來的外婆。

    對溫暖來說,她終于可以源源不斷地感受來自長輩的關愛,那是一種怎樣的體驗,她很早之前就不再奢求了。

    對吳瀾來說,這是她少有的去以另一種方式去關心她生命里的其他事情,她感受到了自己生命里除了她所熱愛的事業,還是有要去愛的親人的。

    “溫丫頭啊,我怎么像是在做夢啊!你都這么大了!你媽媽小的時候也很聽話的,她以前也是一個很善良的姑娘,都怪我太忽略她了……”說著說著扯到了申清,老人忍不住就沾起了眼淚。

    溫暖也不知道該怎么說這些對錯,在溫暖的心里,媽媽一直都是自己的傷痛,可是有些事情既然不能挽回,就留下那些最好的回憶,不管怎樣,那些真心都是存在著的。

    “一切都會好起來的。”溫暖只能這樣安慰著吳瀾。

    其實細想以往,遺憾是總會有的,可是人不能總停留在過往里,真心地去熱愛身邊還擁有的人還有所能掌控的事情才是對所失去東西的最大彌補。

    “好孩子,以后外婆就只有你這么一個親人了!”吳瀾揉著溫暖的臉蛋,她的眼睛里含著淚。

    薄南驍事后專門找了吳瀾談了一會話,走的時候薄南驍像是滿心歡喜的樣子,興致勃勃的樣子。

    婚禮越發迫近,溫暖還沒有試過婚紗,因為薄南驍說過要給她一套最特殊的婚紗,溫暖就靜靜地等待著。

    薄弈鳴的出國事宜早已經辦好了,他本來不愿參加溫暖還有薄南驍的這場婚禮,這些天眼里看到的,耳朵里看到的都是關于溫暖還有薄南驍的婚禮的事情。

    那一刻不知道為什么,明明知道看到聽到這些事情,他的心會被扎的很疼很疼,可是還是忍不住地想要去了解,等他再痛這一次,再痛這一次……

    薄弈鳴決定參加這場婚禮!

    溫暖的婚紗做好的很及時,當婚紗到了的時候,溫暖這才真正感受到自己馬上就要結婚了。

    當穿上薄南驍專門給她定制的婚紗的時候,溫暖是人生中第一次感受到要嫁人的欣喜,生活是需要儀式感的,溫暖終于明白為什么薄南驍非要為她舉辦這場婚禮了,因為有些感覺需要這些儀式感來銘記在心里達到一些刻骨銘心。

    “喜歡嗎?”薄南驍的溫柔無人能夠模仿。他的笑里透著欣喜,溫柔似清風,星辰也不過如此。

    “喜歡!”溫暖是真的從心底里散發出的欣喜。愛不濫用,可是時時刻刻還是都被占滿了。

    “三天,溫暖,再有三天。”薄南驍抱著溫暖,在她耳畔輕聲的說著。再有三天,他們就要舉辦婚禮了。

    “嗯!”溫暖在薄南驍的懷里點了點頭,這個時刻好像是一起期待已久的了。溫暖笑的樣子是正好可以到達薄南驍心里的樣子。

    “溫暖,這個婚紗還是你外婆給你畫的設計稿,驚喜嗎?”薄南驍眼里是期待著的光芒,因為用心,所以充滿期待。

    “外婆?!”

    “嗯,這里面有外婆給我們的祝福。”

    三天之后,溫暖還有薄南驍的婚禮如期而至。這是一場盛大的婚禮。

    溫暖想這應該是自己最美麗的時候了,看著鏡子里化著美美的新娘裝的自己,她的眼影閃著亮片,就像眼里藏著星星,那是最美好的事情。

    吳瀾拉著溫暖的手,這時候她熱淚盈眶:“溫丫頭,你這一轉眼就長這么大了,我還沒來得及仔細瞧瞧你,你這就嫁人了!”吳瀾心里挺不是滋味的。

    溫暖以前不明白為什么女兒嫁人,家里人會哭的那樣撕心裂肺,現在她身臨其中,才明白那是親人的不舍,還有很多事情未做的遺憾。

    “我雖然嫁人了,可是我還在這里啊,還是您的孫女,一直都是,別傷心了,外婆。”溫暖安慰著吳瀾。

    “溫丫頭她外婆,你可放心吧!我看著薄南驍那小子是不會虧待了溫丫頭的,人家對溫丫頭啊,可比您要心細了多了!”申毅一旁緩和著這種氣氛。

    “好了,不哭了不哭了!溫丫頭結婚嫁的好人家,應該高興才對!”吳瀾拿著手絹擦了擦臉上的眼淚。

    “外婆,你放心吧,我會好好的,等結完婚了,你要是愿意的話,想搬過來和我們一起住的話,薄南驍也不會在意的。”溫暖安慰著吳瀾。

    吳瀾聽完溫暖這樣說,倒笑了起來:“我這個老太婆可不當你們年輕人的拖油瓶了,讓你們兩個年輕人過一過自己的小日子,我就不去添亂了!等我想你的時候,再去看你!”

    “哪里是拖油瓶?”溫暖哭笑不得。

    這個時候婚車已經到外面了,薄南驍帶著伴郎團過來迎接溫暖。

    薄南驍的婚車浩浩蕩蕩的穿過街道的時候,引得很多人的注意。

    “新郎到了!”張琳琳是伴娘團里的人,她現在表現的很活躍,溫暖結婚,大家都挺興奮的。

    一群伴娘在一道一道門前攔親,到最后一道門的時候是張琳琳攔親,伴郎團里有徐中。

    “媳婦,開開門,我得給我兄弟找一個媳婦!”徐中知道張琳琳在后面攔著,開始對著張琳琳用軟的,逼著她開門。

    張琳琳不為所動。

    “你兄弟?關我什么事兒?溫暖還是我姐妹呢!我可不能讓溫暖像我一樣落入婚姻的墳墓,再也跳脫不出來了!”張琳琳說的真像是那種吃盡了婚姻的苦的人。

    大家聽完張琳琳的話,都忍不住笑了起來,一個個的樂了起來。

    “琳琳,你說這話可冤枉我了!”徐中副可憐蟲的模樣。又惹得人們一陣笑。

    “那你說以后在家里飯誰做?”

    “媳婦兒,我做我做!”徐中很乖巧的樣子。

    “那地誰拖?”

    “我我我!媳婦可以開門了吧!一會兒我兄弟要急死了。”
沒看完?將本書加入收藏我是會員,將本書放入書架復制本書地址,傳給QQ/MSN上的好友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机选一注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