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我要看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你跑不過我吧

正文 第265章 我牛逼啥啊?(白銀盟再三須重事加更x2)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羅局眉頭微皺,接通了電話。

    “喂什么真的好我立刻將最后一張人像給你們拍下來。”

    說到最后,羅局的聲音都有點顫抖。

    當然,這不是害怕或者驚恐,而是激動和緊張。

    馮局眼巴巴地看著羅局長接電話,內心像貓抓一樣這家伙的手機怎么不像老李的那樣呢想聽聽聲音都這么難。

    好在羅局的電話并不長,或者說他本身就很著急,幾句話的功夫便說完了。

    電話一掛斷,不等馮局開口,羅局便急切地說道“馮局,剛剛我們刑大那邊有了消息,他們通過對人臉比對找出來的這些人進行了大數據分析,結果發現這里面有同行、同住人員。分別是第一張肖像識別出的柯洪波,第二張肖像識別出的盧高杰,和第三張肖像識別出的王峰林。不僅如此,這王峰林還是一位前科人員,有入室盜竊的前科,而且懂得技術開鎖。”

    馮局滿臉震驚,當然,更多的是驚喜。

    作為常年與案子打交道的人,自然清楚羅局這番話代表著什么。

    如果慕遠是隨意畫出的三個人,這三人有關聯的幾率有多大全國十幾億人呢,隨便誰都有同行同住的記錄扯犢子不是

    可如果不是隨意畫的,畫出來的這三人又剛好有同行同住記錄,那么他們與眼前這個案子有關聯的幾率可就大大提升了。

    如此也就可以證明,慕遠所畫的這三個人,確確實實是嫌疑人。

    想到這里,馮局的一雙眼睛盯在了慕遠所畫的第四張肖像上。

    “你立刻把這一張傳過去,看看情況如何。”

    “好的。”

    其實就算馮局不這樣安排,羅局也是這樣打算的。

    站在羅局旁邊的錦川區刑警大隊長萬光奇反應倒是很快,第一時間拿起手機拍了照片,傳給了自己的同事。

    等待的過程無疑是煎熬的這個煎熬是對馮局等人而言的,慕遠卻是無比的淡定。

    他此刻正感受著自己腸胃的蠕動,希望它們能消停一點

    幾分鐘后,羅局的手機再次響了起來。

    “開免提”在確定是正在操辦這件事情的民警打過來的的時候,馮局給出了指示。

    羅局長自然不會反對,接聽之后直接按下免提鍵。www.luanhen.com

    手機里頓時傳出一個興奮的聲音。

    “羅局太牛逼了。”

    這聲音在房間里回蕩,羅局長臉頓時一黑我牛逼啥啊

    “說正事”

    “羅局,剛剛萬大隊傳回來的這張照片,我們進行了人臉比對,比中的這些人中有一個叫韓文德的,五天前曾與柯洪波一起入住了我們市里的一家酒店。而且剛剛我還查到了一個信息,就在昨天下午,韓文德等四人在樂雅市乘高鐵,一起去了甘南省。也就是說,這四人,肯定是一伙的。從時間節點上判斷,他們也有足夠的作案時間。再加上王峰林有著盜竊前科,更懂得技術開鎖,與現場我們掌握的嫌疑人潛入別墅的方式吻合。”

    “好你們繼續對這四人展開調查,必須盡快摸清他們的詳細信息。我們現在就趕回來。”

    羅局說完,得到馮局的指示后,就掛斷了電話。

    這一刻,房間里陷入了短暫的沉靜。

    似乎每個人都還在消化剛剛聽到的信息,哪怕是受害人王國邦,此刻也驚訝地張大了嘴,一臉的不可思議。

    雖然現在還未最終證實這四個人就是前晚實施搶劫的嫌疑人,但在馮局等人心里,這差不多是不離十了。

    除非慕遠在繪畫的時候故意動了手腳,所畫的四個人是他預先計劃好的、與本案完全無關的四個人,但那可能嗎慕遠這樣做又有何意義呢

    所以,結果已經不言而喻。

    要不是慕遠來到這里,完全是因為馮局的邀請;要不是這四幅畫就是在他們面前畫出來的;要不是慕遠所有繪畫的過程中,王國邦一直給了許多的提示,估計在坐的每一個人都不會相信,慕遠能夠完完全全地還原出四個嫌疑人的肖像。

    這不是什么演練,提前將一切編排好了。

    這是實戰,一切都是沒有準備的。

    可就是這樣,慕遠成功的畫出了四個人的肖像。

    “他怎么就能畫出來呢”這是每個人心底最深處的疑問,可這也是最不可能獲得答案的疑問。

    就仿佛外行永遠不明白催眠師為何能將人催眠一樣,普通人也不明白模擬畫像師怎么就能通過目擊者的口述畫出嫌疑人的相貌,更何況慕遠的這番操作,已經超越了普通模擬畫像師所能達到的高度。

    人在無法得到答案的情況下,往往會在潛意識里進行自我解釋或許這里面涉及的專業知識太多,我們不理解也是正常的。

    這種沉默,除了因為眾人太震撼之外,還有一個原因,那就是他們不知道該如何表達內心的震撼。

    好在過了秒后,馮局最先打破了這種沉默。

    “小慕,你小子是真牛”

    “嗯”慕遠抿嘴笑了笑。

    屬牛嘛,要不是真牛,難道還是假牛不成

    這點必須得堅持,不然別人要么認為自己屬猴,要么認為自己屬豬,多尷尬啊

    見慕遠這般表情,馮局突然間就笑了。

    “你小子倒是一點都不謙虛啊”

    慕遠一臉認真地說道“我覺得,過度的謙虛,那叫虛偽,人與人之間,應該多一些真誠。”

    “呃”馮局愕然。

    然后他猛然轉過頭來,看向李局“是你之前說的這小子很老實”

    李局訕訕一笑,道“可不是嘛,要是不老實,能說出這么誠懇的話”

    馮局怪異地盯了李局一眼,這叫誠懇這家伙是不是對誠懇這個詞有什么誤解他那明明是詭辯好不好

    “算了,不扯遠了。”

    馮局一臉贊賞地看著慕遠,仿佛看著一件稀世珍寶,道,“小慕,這次如果依靠你找出的這四個人把案子給破了,你當屬頭功,到時候我給你向局里請功”

    “咳咳咳”李局在一旁咳嗽。

    慕遠莫名其妙地看了李局一眼,道“李局,你感冒了”

    “沒有沒有嗓子有點癢。”

    馮局沒在意李局的咳嗽,都這么大的人了,不管是感冒還是嗓子癢,自己解決去

    羅局長在一旁激動地搓了搓手,道“馮局,你看要不先回我們分局難得邀請馮局你蒞臨我們分局指導案偵工作呢,擇日不如撞日”

    “你不說我也要去的。”馮局道,“不過這都快中午了,你可得讓你們食堂把午飯準備好。我們華成區分局的破案小能手幫你們破了案,吃頓飯也是應該的吧”

    “那是那是我這就安排。”羅局長忙不迭地說道。

    在他看來,只要能破案,別說是一頓飯了,吃一年都行啊

    當然,如果破案的人是自己局里的就更完美了。只可惜這個假設不可能成立。

    “馮局,要不中午這頓飯,我來請吧”站在一旁的王國邦冒出了一句話。

    馮局一臉笑意,但卻無比堅決地說道“你這念頭還是盡早打住吧你這是讓我們犯錯誤啊。”

    “我沒那意思”王國邦連忙解釋道。

    馮局笑笑道“我知道,所以我們就更不能答應了不是好了,我們就先走了,王先生就不用留了。”

    前往錦川區分局的途中,馮局還是坐在李局車上。

    經過剛才那一會兒的打岔,馮局也算徹底從慕遠這番騷操作帶來的震撼中清醒過來。

    雖然現在案子還沒破,但馮局卻感覺輕松了許多。

    人啊,一旦放松下來,腦子就會忍不住東想西想。

    “小慕,你這繪畫水平是真高。什么時候學的”馮局一副我很感興趣的樣子。

    慕遠抿嘴一笑,道“業余愛好,偶爾沒事就畫畫。”

    馮局忍不住轉過頭來,看到的卻是慕遠那一張無比真誠的臉。

    可就是這張臉,他為何有一種想要暴揍一頓的沖動呢

    打住打住這是功臣,不能揍而且,好像揍不過,這小子打架賊狠聽說當初麒麟閣珠寶店被盜的那件案子,這小子可是收了六條胳膊、七條腿呢。

    “我聽說你游泳也挺厲害的嘛,也是業余愛好”馮局問道。

    慕遠弱弱地道“這個是學校教的,應該算專業的吧”

    馮局感覺自己臉上的肌肉有點錯亂,估計面部神經不知道該怎么做表情,究竟是笑呢還是哭亦或者惱怒鄙視

    學校教的就是專業的誰不知道大學有選修課啊這要都是專業的,大學絕對能教出無數全能型人才出來。

    這天沒法聊了。

    “好吧,游泳這事兒我們就不說了。可你這模擬畫像技術是真的厲害。其他國家的情況我不清楚,但就國內而言,就你這一手,絕對沒人能超越。這樣的人才,放分縣局確實太浪費了。你小子有沒有想法,先到我們市局來過渡過渡,然后去省廳”

    正開車的李局一聽這話,差點沒把車開人行道上去
沒看完?將本書加入收藏我是會員,將本書放入書架復制本書地址,傳給QQ/MSN上的好友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机选一注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