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我要看小說網 -> 恐怖靈異 -> 嬌媛

正文 第270章 贅婿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楚嬌敏感地察覺到,上官曜雖然仍舊是她心里的上官曜,但身上已經多了幾分沉穩和氣勢。

    錦國的事在他口中只是輕描淡寫幾個字,但她心里很清楚,朝斗的復雜和兇險并不是三言兩語就可以概括的,短短的幾個字里,不知道充滿了多少刀光劍影和生死一念。

    但這些都不重要了。

    重要的是,他安然無恙地站在了自己的面前,不僅毫發無傷,還能在自己最需要的時刻趕來。

    簡直就像是從天而降的英雄。

    楚嬌緊緊地依偎在上官曜的胸前撒起嬌來,“嗚嗚嗚嗚,陛下太討厭了,非要讓我在他的兒子里選一個嫁,我實在沒辦法,就選了太子。

    太子倒是不錯,他真心將我當妹妹看待,誰知道六皇子卻忽然發難,囚禁了我。他也不知道是哪只眼睛瞎了,非要看上我,居然還昭告天下偽造了我的死訊。

    呸呸呸,老娘好端端地活著呢!他居然說我死了?還打算等他登基給我捏造一個新的身份讓我進宮。誰稀罕進宮老娘連皇后都不想當呢!

    如今趙勛成了太子,位高權重,整個夏國都即將是他的了,他變得那么兇殘狠戾,我怕他到時候要對你不利!

    嗚嗚嗚嗚,上官曜,我們私奔吧!”

    她的后腦勺蹭了上官曜的胸口好幾下,“上官曜,我們私奔好不好?”

    上官曜無奈極了,“真拿你沒辦法……”

    穿越千山萬水只為了見到她,聽到她被囚禁時緊張地心都要撲出來了,以為她會消沉會頹廢會哀傷,但讓他萬幸的是,她仍舊是他初見時侯的模樣。

    他胸中滿腔柔情蜜意,開口是如此地溫柔,“你不必擔心這個,先回家去洗個熱水澡,然后再好好睡一覺。其他的,都有我呢!”

    楚嬌又累又乏,再加上迷藥的作用渾身都軟綿綿的,“嗷。”

    上官曜低聲說道,“陛下駕崩了。趙勛忙著和四皇子九皇子斗法,一時半會還察覺不到你丟了。”

    他頓了頓,“就算他發現了又能怎么樣是他親口宣布你在宮里病逝的,難道還能去問鎮國公要人不成?而且,朝局緊張,他分身乏術,是沒法子奈何你的。放心吧!”

    半晌沒有回應。

    上官曜低頭一看,懷中的人不知道何時已經睡著。

    他放慢了速度,將楚嬌摟得更緊,在漆黑的夜色里,想要做她的搖籃,一路將她安全地護送回去。

    鎮國公一家人看到楚嬌回來,驚喜極了。

    永安縣主將女兒摟在懷中一口一個心肝肉地叫著,“嬌嬌,你終于回家了,你知道不知道急死娘親了?他們說你死了,我呸,我的嬌嬌長命百歲,怎么可能就死了?

    再說了,生要見人死要見尸,哪里有那樣的,說我養得如花似玉的女兒死了,卻連個尸首都不給看的?我信他的邪才怪!”

    等到她又摟又抱哭訴完了,這才抬頭看到了上官曜。

    她張大嘴,“咦,上官太醫?你怎么來了?莫非,莫非我家嬌嬌是你給救回來的?”

    上官曜沒有否認,只是說道,“此事說來話長,縣主,我們不如坐下再談?”

    鎮國公府的大廳里,上官曜先是將解毒丸給楚嬌服下。

    她接連十幾天都被灌入蒙汗藥,對身體大有損傷,需要一陣子好好調理才能恢復如常。

    在此之前,需要將體內的余毒清散。

    上官曜很慶幸自己回來了,畢竟他是擅長用藥的高手,對這些旁門左道的藥物也有研究,所以才可以在最短的時間內制作出最有效果的解藥來。

    楚嬌吃了解藥不久,果然覺得神清氣爽了一些,雖然身體還是疲乏,但頭腦卻精神了許多。

    她看到家人都在,尤其是老父親老母親都淚眼婆娑看著自己,雖然心酸,卻也有點覺得好笑,“好啦,我這不是還活著嗎我能活著從趙勛的魔爪中逃出來,你們不是應該藥高興才對嘛?好了,娘,別哭啦!”

    鎮國公沉聲問道,“嬌嬌,到底發生了何事”

    楚嬌將自己這些日子的經歷說了一遍,“六皇子好像完全變了一個人,說話行事都不一樣了。現在的他,極度危險,甚至連自己的親生父親和兄長也能……”

    鎮國公點點頭,“我得到的消息,陛下已經駕崩,但新任的太子殿下不知道為何秘而不宣,未曾發喪。”

    他搖搖頭,“若是他做的倒就講得通了,他得先將四皇子和九皇子解決,這樣才能一言九鼎,給陛下發喪時,才無人敢質疑。”

    楚嬌張了張嘴,果然,陛下已經不在了。

    她忽然緊張地問道,“那太子,我是說大皇子豈不是也危險了”

    永安縣主嘆口氣,“聽說大皇子的喘癥又犯了……”

    原本就是極盡人力物力吊著活下來的命,就算此刻大皇子因為喘癥不發而亡,也無人會質疑的。

    新太子,好狠啊……

    家里人幾個將知道的情況都說了一遍,拼拼湊湊大概也就了解了整件事情的全貌。

    鎮國公沉聲說道,“如今之計,我們只有幫助四皇子或者九皇子其中之一,才能將嬌嬌的身份恢復了,否則的話,嬌嬌將永無寧日。”

    至于是神龍見首不見尾的四皇子還是看起來平庸軟弱的九皇子,這是個問題。

    永安縣主看了一眼上官曜,總覺得這黑大個和女兒站得有點太近了。

    她咳了一聲,“多謝上官太醫將嬌嬌送回來,時候不早了,要不你還是先回去休息吧?”

    上官曜的腳步沒有動。

    他抿了抿唇,“有一件事我想要和眾位商量一下。”

    縣主抬頭,“啥”

    上官曜將自己此去錦國的經歷說了一下,連自己的真實身份也毫無保留和盤托出。

    他頓了頓,“如今京城正值多事之秋,我這個身份尷尬,義父官微言輕,我怕給他帶去麻煩,所以,這幾日能不能再貴府上留宿?”

    雖然是個請求,但他卻有膽子將請求理直氣壯地說出來。

    好像不答應他都不好意思似的。

    鎮國公嚷嚷道,“你自己也知道你身份尷尬,怕連累你義父,怎么就不怕連累我家?你說說看,你憑什么讓我們楚家冒風險收留你這個錦國王爺?”

    上官曜的臉頰飛過一絲紅暈,雖然大部分都被他的膚色掩蓋了,從他嬌羞的眼神里卻也還是露出了一點端倪,“這……我愿上門為贅婿,這理由,夠不夠?”

    。
沒看完?將本書加入收藏我是會員,將本書放入書架復制本書地址,傳給QQ/MSN上的好友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机选一注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