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我要看小說網 -> 玄幻魔法 -> 橫掃大千

正文 第三百三十五章 詛咒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古怪的東西?”

    望著眼前的蕭遠,聽著他的話,陳銘微微一愣,略微想了想后,才開口說道;“看見了一個打扮很奇怪的女人,不知道算不算古怪?”

    “女人!”

    聽著這話,蕭遠心中一緊,牢牢抓著陳銘,繼續開口問道:“那個女人呢?”

    “被我趕走了。”

    陳銘望了蕭遠一眼,隨后聳了聳肩,臉色平靜的開口說道:“她一副鬼鬼祟祟的模樣,我還以為她是個賊,就把她趕跑了。”

    “只是普通的小偷么?”

    聽著這話,蕭遠頓時松了口氣,開口道:“這一帶的確治安很差,小偷的數量很多,你下次來的時候記得小心一點。”

    “對咯,最近你要小心一點,盡量別去一些古怪的地方。”

    他望著陳銘,有些吞吞吐吐的說道,對著陳銘開口提醒道。

    “我知道了。”

    陳銘有些奇怪的看了他一眼,隨后笑著道:“你怎么和齊陽一樣。”

    “對了,齊陽邀你休息日一起去野外露營,你要不要考慮一下?”

    “我就不了。”

    蕭遠搖了搖頭,如此開口說道:“我最近身體有點不太舒服,想好好休息一下。”

    經歷了之前那檔子事之后,他現在只想找個地方好好睡一覺,哪還有郊游的心思。

    “那也行。”

    陳銘望了眼身前的蕭遠,看著他此刻的模樣,也點了點頭,開口道:“那你好好休息吧。”

    “最好有空將你這房子清理一下。”

    他望了望周圍亂七八糟的一大堆東西,又如此說道:“看這模樣,不知道的還以為這是個垃圾場。”

    “行了行了。”

    蕭遠臉色一黑,直接送客:“你趕緊回去吧。”

    “那我走了。”

    陳銘笑了笑,對其揮了揮手,深深的看了他一眼,才緩步向外走去。www.6zzw.com

    原地,靜靜站在那里,望著陳銘的身影慢慢消失,蕭遠嘆了口氣,繼續望向木桌的黃皮紙。

    “咦?”

    望著木桌擺著的黃皮紙,這一刻,他有些驚疑不定。

    因為在此刻,黃皮紙的內容已經完全消失了,原本密密麻麻的字跡全部不見了。

    擁有了這張黃皮紙許多時間,蕭遠自然知道這意味著什么。

    “我的危險已經消失了?”

    他有些驚喜,也有些疑惑:“為什么?”

    眼前這張黃皮紙,是他很久以前就得到的,十分神秘,擁有著一種極其獨特的力量,可以預知未來。

    當然,這張黃皮紙預知未來的能力很有限,一般情況下看不見多少東西,唯有在一種場合,才會被徹底激活。

    那便是有人接近死亡的時刻。

    每當周圍有人接近死亡,即將死去的那一刻,這張黃皮紙就會有所反應,浮現出密密麻麻的字跡,將那人死去的整個過程寫出。

    在前段時日,因為一些意外,蕭遠無意中沾惹到一些東西,隨后整整半個月時間,這黃皮紙的字跡從未消散過。

    他每日剛剛睡醒,所做的第一件事,便是去看這張黃皮紙,去看著自己最新的死法,以做出相對應的手段,將危險避開。

    而現在,這黃皮紙的字跡徹底消失了,按照蕭遠的理解,這便是意味著他此刻的危機已經過去,不會再遭遇那未知的詛咒襲擊了。

    在某種程度,這當然是件好事。

    但是令蕭遠疑惑的是,這又是為什么?

    在黃皮紙,類似的邪靈詛咒,他以前也曾見過,對此有自己的理解。

    像是這種詛咒,一旦沾染,若是無法解開,那必將會不死不休,不將人殺死絕不會停下。

    而他此刻,無疑沒有解開詛咒,也沒有死去,那么這個詛咒,又為何消失?

    對此,他心中抱著疑惑,一時間有些茫然。

    在另一邊。

    靜靜從蕭遠家門中走出,陳銘臉色平靜,腳步突然一頓。

    原地,他靜靜轉身,望向另一個方向。

    在那個方向,一處昏暗的角落里,一個影子正慢慢延伸,不斷向外蔓延而出,最后凝聚成一個模糊的身影。

    那是個蒼白女人的形象,渾身下皮膚慘白,像是一具尸體一樣。

    在她的身,有著密密麻麻的傷口,面透著血色,像是曾被人分尸成無數塊,隨后又重新拼接到一起。

    此時此刻,她靜靜從角落中走出,慢慢抬頭,一張腐爛的臉龐,一雙血色的眸子望向陳銘,其中透著無盡的怨毒。

    “你該死”沙啞的聲音在原地緩緩響起,像是從地獄中傳來的聲響,令人驚悚,心中忍不住升起一種恐懼。

    砰!!

    一種纖細的手臂猛地伸出,看似柔弱,卻透著無可比擬,無可阻擋之力向前,一下就抓住了女人的脖子,狠狠向著地一砸,發出砰的一陣聲響。

    原地,陳銘轉過身,就這么半蹲著,單手卡著女人的脖子,臉透著些冷色。

    在他身下,眼前的女子雙眸中透著怨毒,脖子之處,點點黑色的血液慢慢趟出,向著陳銘的手臂之纏繞而出。

    砰!!

    陳銘手心用力,抓住女子的脖子狠狠向下壓去,剎那間,原地以他為中心,地面頓時凹陷下去,一片片裂痕如蛛網一般不斷向外蔓延,不時發出干脆利落的碎裂聲。

    在身前,女子身軀直接碎開,半邊身軀都化成了黑血,只剩下半邊身軀,仍然緊緊的被陳銘抓在手心之。

    手抓著這半邊身軀,陳銘從原地起身,面無表情的往地一扔,隨后右腳抬起,就這么輕輕一踩。

    轟!!

    干凈利落的爆碎聲直接響起。

    在他身前,女子的大半邊身軀直接爆碎,化為一灘黑色的血液,靜靜躺在地面的凹陷中。

    但到了這一步,她仍然未死,那攤血液仍然在蠕動著,在變成碎末的血肉,一只只細小的觸手不時的伸出,看去頗為的恐怖與詭異。

    靜靜站在原地,望著這一幕,陳銘皺了皺眉。

    眼前這玩意的生命力比他想象的還要頑強許多。

    他殺這玩意,已經不是一次了。

    方才站在蕭遠門外的時候,他便已經干掉了這玩意一次,將其殺的連渣都不剩。

    但是一轉眼間,他剛剛走出來,這玩意便又出現了,而且看這模樣,除了身的氣息略微降低了些外,幾乎沒多大變化。

    這種程度的生命力,已經比陳銘所知的邪魅都要恐怖了。

    “有意思”

    望著身后的那攤黑血,陳銘搖了搖頭,默默轉過身,向著另一邊走去:“這個世界的獨特產物么”

    他腦海中閃過這個念頭,隨后默默離開了。

    原地。

    在陳銘離開后許久。

    在坑洞中,那團黑血慢慢蒸發,消失。

    隨后,一道身影出現在了此地。

    那是個穿著長裙,容貌絕美的少女,留著一頭長發,渾身下的氣質華貴,看去令人怦然心動。

    若是陳銘在此,當可認出,眼前的少女不是別人,正是他之前剛剛見過一面的晨曦。

    此刻,她靜靜走到了那片坑坑洼洼前,感受著其中殘留下的部分氣息,不由皺了皺眉。

    “好強大的詛咒氣息”

    站在原地,她皺著眉頭,隨后望向一邊:“這里有很強大的詛咒氣息殘留,卻沒有生命消逝的味道。”

    “換言之,詛咒曾出現了,卻又被人趕走了。”
沒看完?將本書加入收藏我是會員,將本書放入書架復制本書地址,傳給QQ/MSN上的好友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机选一注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