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我要看小說網 -> 玄幻魔法 -> 大宋男兒

正文 第十七章 全新的戰斗(七)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最后他們定下來使用的子彈就是一種特制的鋼釘,這種釘子質量輕可以更好的提高發射距離,同時穿透力也不弱,在一百五十步的距離之內可以打穿板甲,要知道這種甲胄已經算是這個時代最堅硬的盔甲之一了,可以打穿這個東西就意味著沒有別的什么可以阻擋住這種槍械了,而最后這種槍械自然也不會被叫做什么馬克沁了,既然他已經出現在這個時代這個地方,那么就必須有鮮明的特色,于是他被定名為寒風,而這也是寒風第一次在戰場上出現。

    寒風的子彈問題解決之后,在張順的建議之下,他們采用了鏈式子彈形態,這么做的好處顯而易見,而使用的時候雖說必須有人進行裝填,但也不算是一件壞事,反正這種機槍也不可能是一個人兩個人就能使用的。這種子彈也是使用沖壓機壓出來的,這也就足可以保證每一個的大小都是一樣的,所以只要保證子彈鏈沒有問題,那么就可以重復使用了。

    寒風其實也是有問題的,它本身最大的問題就在于一次性點火之后只能維持五分鐘而已,試想一下一個爆米花的爐子能有多大的熱量,能堅持五分鐘已經是非常好的了,而這種寒風的槍管也堅持不了多長時間,這也是實情,所以張順用的戰術還是集中使用,而此時就是最佳時機。

    波斯騎兵并不知道他們即將遇到的是一種從未見過,卻無比毒辣的武器,他們沖鋒的時候甚至還在想著這邊應該更有機會活下去。隨著他們的沖鋒越來越快,第一排已經接近鐵絲網了,于是乎所有的騎兵開始減速,剛才的那一陣沖鋒已經讓他們知道了鐵絲網的厲害,所以他們也不會那么傻就往上面沖鋒,因為大都知道要是這么沖上去就隨時都會被鐵絲網割成碎片,所以他們可不敢輕舉妄動。這邊又不是全都是鐵絲網,中間還是有不少可以穿過去的空間,只不過有點繞而已,對于人來說沒有問題,可是對于訓練有素的戰馬其實也問題不大。

    于是他們就小心意義的開始往里面跑去,果然只要小心謹慎就不會遇到多大的危險,而且到現在為止他們還是沒有受到打擊,好像敵人對他們也并不是防備的很嚴,這些人覺得也許就是因為正面的攻擊太猛烈把他們的注意力都吸引過去的原因吧,這個時候很多人都在這么想著。

    繞過了鐵絲網,前面就是一篇坦途,眼看著只有不到一百五十步的距離,雖然戰馬都要重新調整,但是沖過去也不過這需要呼吸之間而已,所以當即就有軍官大聲喊了起來“列隊,準備沖鋒!”騎兵們立刻開始列隊,騎兵的沖鋒必須要有陣型才行,要不然造不成真正的破壞性殺傷。

    但就在他們剛剛整隊還沒有開始前進的時候,寒風響了起來,首先響起的是第一批五門寒風,機槍手扣響扳機的時候首先聽到的是槍膛里面發出的撲撲聲音,然后就是轟然響起,槍管里面彈出了至少三尺的火焰,在火焰之中子彈噴向了天空,然后像是雨點一樣從天而降落到了騎兵隊伍之中。

    這并非后世的死神鐮刀,甚至都比不上馬克沁,但火力和殺傷力也是一樣的恐怖,更何況是在這樣的時代,在這樣的環境中,當一把五分鐘之內至少可以傾瀉出一百發子彈的槍械出現的時候,那便已經不再是戰場,而是修羅地獄,不管是誰呆在這樣的世界里面,有的只是死亡或者是等待死亡,這便是大家嘴里常說的所謂宿命了。

    上萬波斯騎兵在整隊的時候就那么成片的倒下,就像是被割倒的麥子,鋼釘輕易地鉆入他們的身體,然后在他們的身體中亂竄,這并不是特意造成的效果,但鋼釘根本就不可能按照大家預設的軌道飛行,只要碰到稍微堅硬一點的東西就會毫不猶豫的改變飛行路線,而帶給受傷的人的傷害則是加倍的,所以不管是打在什么地方,都會讓那些騎兵瞬間失去戰斗力,這樣的情況直接就造成了越來越多人的恐慌。

    五分鐘瞬間過去了,然后新的槍械就開始射擊,而剛才還在瘋狂射擊的機槍手們,已經開始忙碌起來,他們立刻熟練地將滾燙的槍管更換下來,用已經濕透的毛巾包裹住槍管扔在一邊,然后換上新的槍管,準備下一次的發射,這也是經過了不知道多少次的訓練,所以他們做起來一點也不費勁,熟練的令人側目,而整個過程也沒有持續一分鐘,一切就準備就緒,就等著下一次發射了。

    接下來又是五挺機槍響了起來,子彈在風中飄灑,然后變成了腥風血雨回歸大地,帶走的好像除了生命之外就再也沒有的什么東西了。

    “怎么回事?這是怎么回事?”在后面觀戰的裕西鐵木耳對著望遠鏡渾身顫抖起來,他怎么也沒想到竟然會是這個結果,幾萬騎兵怎么會在這么短的時間之內就變成了一堆死尸呢?要真的是這樣的話,以后的戰爭該怎么打呢?

    沒有人能回答這個問題,因為根本就沒有人知道那是什么東西,只是看到他在向外噴吐著火焰發出震天的怒吼,而自己這邊的人則是像是中了邪一樣紛紛落地,要不是他們身上再向外不停地冒著嫣紅的血花,那真的就沒有人能看的明白了,死神在這一刻瘋狂的吼叫,沒有人能夠阻擋得住,不管他是將軍還是士兵,不管他是年長還是年老,更不管他們是不是練了多少年的功夫,在槍械的面前人人平等,死神的目光掃視著他們每一個人。

    此時正在鄂州城中最高處的哈里臺也正在用望遠鏡觀看著發生的一切,他此時也已經面色蒼白如紙,放下望遠鏡的時候便顫聲對身邊的卡拉斯科說道“馬上離開鄂州,這里已經不再是我們的天下了。”
沒看完?將本書加入收藏我是會員,將本書放入書架復制本書地址,傳給QQ/MSN上的好友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机选一注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