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我要看小說網 -> 玄幻魔法 -> 東皇大帝

正文 第227章 奔雷峰長老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連燦,夏谷谷主親傳弟子,二十六歲時就已經步入法相之境,幾年過去,據傳他距離步入法相中期也已經不遠。www.83kxs.com

    “連燦!”

    被金袍青年的巨掌法相壓在地上的大壯,齜牙瞪眼怒視對方,“放開我!”

    “我要殺了這個血口噴人的混蛋!”

    “他不只賣假貨給我,竟然還污蔑我!我要殺了他!我要殺了他!!”

    大壯怒到極致,厲聲咆哮。

    “大壯。”

    面對憤怒得幾乎失去理智的大壯,連燦只是淡然一笑,“你有什么證據證明,潘一霖賣了假貨給你?”

    “又有什么證據證明,你不是在污蔑潘一霖?”

    連燦這一開口,令得大壯本就難看的臉色,越發的難看了起來,“連燦,你……你跟潘一霖是一伙的!”

    “大壯,有些話,可不能亂說。”

    連燦眼中冷光一閃,沉聲說道,同時那壓著連燦的巨掌法相,進一步壓下,令得本就被氣得氣血翻涌的大壯‘哇’一聲吐出了一大口鮮血。

    星星點點的鮮血,一部分飄回大壯的臉上,令得他那本就因為憤怒而略微有些扭曲的臉,變得格外猙獰了起來。

    “嗯?”

    周東皇跟著大壯來到這邊,看到大壯被傷,臉色頓時一變。

    嗖!

    周東皇身形一晃之間,如同化作一道白色閃電,直掠大壯的所在而去。

    眼看距離大壯越來越近,面色微沉的周東皇,已經開始蓄勢,準備擊潰壓在大壯身上的那一尊巨掌法相。

    “連燦,收起你的法相。”

    在周東皇出手之前,一道蒼老的聲音在交易廣場響起,聲音不大,但卻仿佛蘊含著魔力,清晰的傳入偌大一座交易廣場每一個人的耳中。

    下一刻,一道年邁的身影,從圍觀的人群之后緩步走出,看著力壓大壯的連燦,淡淡說道。

    這是一個身穿灰色長袍的老人,身材消瘦而中等,平時看起來慈眉善目,但在對連燦開口的時候,一雙眸子卻又是閃爍著懾人的光芒。

    “韓長老。”

    看到來人,連燦眼中閃過一抹忌憚之色,隨后二話不說收了自己的巨掌法相。

    而在連燦收回法相的瞬間,恢復自由的大壯,紅著一雙眼睛,瘋了一般撲向潘一霖。

    潘一霖沒動。

    因為他知道,沒有動的必要。www.83kxs.com

    “大壯。”

    大壯剛動身,便又是被宛如鬼魅般出現在他的去路上的老人攔住了去路,“你要是亂對同門出手,哪怕是夢溪那丫頭,也保不了你。”

    “你要是因此而被逐出宗門,將辜負夢溪那丫頭寄予你身上的厚望。”

    “到時,她或許會后悔將你帶回奔雷劍宗,甚至后悔遇到你,認識你。”

    攔住大壯的老人,正是連燦口中的韓長老,韓枯。

    韓枯,是奔雷劍宗的奔雷峰長老。

    交易廣場,雖然位于外宗,但在交易廣場輪值的奔雷劍宗長老,無一例外,都是奔雷峰長老。

    因為,交易廣場對奔雷劍宗而言,是一處非常重要的地方,而且時而有背景深厚的內宗弟子、核心弟子發生沖突,別說外宗長老,便是內宗長老也未必能管得了。

    在這種情況下,奔雷劍宗便派了奔雷峰長老的到交易廣場當值。

    奔雷峰長老,乃是奔雷劍宗之內地位最高的長老,和內宗四谷谷主齊名。

    而且,內宗四谷谷主,在奔雷峰也都有屬于他們的一席長老之位。

    “韓長老說得對。”

    在韓枯攔下大壯的同時,連燦笑看向大壯,“大壯,我聽說夢溪師妹最近出遠門了……你不會是想,等她回來的時候,得知你已經被逐出宗門的消息吧?”

    大壯,被在交易廣場當值的奔雷峰長老韓枯攔下以后,并沒有打消對潘一霖動手的念頭。

    可現在,聽到韓枯的話,他先是呆滯了一陣,隨即回過神來,有些失魂落魄的喃喃自語,“師姐……師姐……不……我不能讓師姐失望的……”

    “可是,師姐讓我照顧好小師弟,可我連小師弟交待的這種小事都辦不好……師姐要是知道了,也會不高興的。”

    “我……我……”

    大壯呆在原地,臉色一陣風云變幻,搖擺不定。

    “大壯。”

    這時,韓枯接著說道:“交易廣場有規矩,一手交錢,一手交貨,錢貨兩清之后,便再無瓜葛。”

    “且不說這件事真相如何,只有你們當事人自己清楚。”

    “就算這件事真是潘一霖騙了你,按照交易廣場的規矩,按照宗門的規矩,你也注定只能吃啞巴虧。”

    “交易的時候,你要是發現那九紋竹有問題,完全可以拒絕交易。沒有發現,還交易了,只能自認倒霉。”

    “別說是你,就算我,乃至夢溪那丫頭,也是如此。”

    “你,就當買了一個教訓吧。”

    韓枯和秋谷谷主何晉關系好,將何夢溪也是當成女兒一般看待,愛屋及烏之下,對大壯自然是多有耐心。

    否則,換作另外一個奔雷峰長老在此,哪怕顧及何夢溪和何夢溪身后的何晉,給何晉面子,也不可能這般耐心。

    “可……可那九紋竹是小師弟買的,那一百一十枚中品靈石也是小師弟的。”

    聽到韓枯的話,大壯也冷靜了許多,但卻還是有些急躁,“我……我沒有那么多靈石還給小師弟。”

    見大壯冷靜下來,韓枯松了口氣的同時,搖頭一笑,“一百一十枚中品靈石而已,我幫你給了。”

    對于韓枯這樣的奔雷峰長老而言,一百多枚中品靈石,根本算不了什么。

    甚至于,奔雷劍宗每個月發給他的靈石,就不止這些。

    “不……不行……我不能要。”

    大壯堅定搖頭,“我還是去跟小師弟說說,等我攢夠十一枚上品靈石,再還給他。”

    雖然,奔雷劍宗內宗弟子每個月都可以領取一枚上品靈石。

    但,大壯手里的上品靈石,基本上都是發下來沒多久,就用完了,而他也沒其它途徑賺取靈石,所以手里的靈石也是非常緊缺。

    “大壯,那些靈石不需要你還。”

    這時,早已踏空落地的周東皇走上前來,對大壯說道。

    “小師弟?你……你也來了?”

    看到周東皇,大壯先是一怔,隨即滿臉愧疚,“小師弟,對不起啊……那些靈石,我一定會湊齊還給你的,不能不還的。”

    知道大壯頭腦一根筋的周東皇,聽到大壯這話,也沒再在這個問題上糾纏。

    他,徑自看向奔雷峰長老韓枯,“韓長老,聽你剛才那話的意思是……哪怕是假貨,只要能在交易廣場賣出去,錢貨兩清之后,買到假貨之人,也只能自認倒霉?”

    “這,還是受宗門保護的規矩?”

    周東皇開門見山問道。

    “你就是最近加入秋谷的那個小家伙?”

    因為和秋谷谷主何晉走得近,所以韓枯也知道秋谷最近入了一個新弟子之事。

    “不錯。”

    面對周東皇的詢問,韓枯點頭,“宗門立下這樣的規矩,也是希望宗門弟子能在宗門之內多長點教訓,免得出去外面吃大虧。”

    “小虧多吃一點,未嘗不是一件好事。”

    “而且,在宗門之內,能將假貨賣出去,在一定程度上,其實也算是一種本事。”

    韓枯說道。

    “明白了。”

    周東皇點頭,隨后輕描淡寫的掃了夏谷弟子連燦和潘一霖兩人一眼,收回目光后,對大壯說道:“大壯,我們回去。”

    “好。”

    大壯應聲以后,便跟著周東皇離開了。

    而偌大一個交易廣場,也再次恢復了平靜,對于在場的奔雷劍宗之人而言,那只是一個小插曲。

    “剛才那小子,就是最近拜入秋谷的那個新弟子?好像叫周……周什么皇?”

    連燦看向潘一霖,微微皺眉問道。

    “應該是。”

    潘一霖點頭,“聽秋谷的人說過,那個秋谷新弟子周東皇長得英俊無比,一身白衣勝雪,氣質超凡脫俗……今日一見,傳言不假。”

    “怎么?覺得他很優秀?”

    連燦的目光有些不善了,“如果我沒記錯……他,好像是夢溪師妹領進秋谷的?”

    話音落下之時,連秋面色一冷,眼中寒光一閃而過。

    何夢溪,那是他的禁臠。

    他,不容許除了她父親以外的任何男人靠近她!

    大壯是第一個。

    現在,又有了第二個。

    他,一個都不會放過。

    連燦的話,令得潘一霖臉色瞬息大變,慌忙開口補救,“他雖然勉強算得上優秀,但比起連師兄你,卻又是差多了。”

    潘一霖的馬屁送上去以后,連秋的臉色這才緩和了幾分。

    ……

    回秋谷的路上,周東皇對大壯說道:“大壯,這幾天,你再去交易廣場走走……但凡是那夏谷之人懸賞的東西,你都記錄下來,交給我。”

    奔雷劍宗的交易廣場,不只能進行面對面即時交易,還能對一些珍稀之物進行懸賞。

    當然,懸賞的價格,至少需要超過懸賞之物原來價格的一倍以上。

    否則,沒辦法進交易廣場的懸賞榜。

    “好。”

    雖然不知道小師弟要這個做什么,但大壯還是一口答應了下來。
沒看完?將本書加入收藏我是會員,將本書放入書架復制本書地址,傳給QQ/MSN上的好友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机选一注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