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我要看小說網 -> 玄幻魔法 -> 東皇大帝

正文 第217章 洛家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洛家。m4xs.com”

    離開萬寶樓以后,周東皇展開手里的地圖,看了一眼洛家所在的大概位置,距離他現在所在的云客城有很遠一段距離。

    另外,洛家附近有一座星際傳送陣,坐標是‘天水帝國’。

    “從云客城的星際傳送陣,直接傳送到天水帝國然后,再去洛家。這樣,可以最快的趕到洛家。”

    周東皇心里一動過后,便有了打算。

    “嗯?”

    向著云客城外御空而去的時候,原本一臉平靜的周東皇,眉頭不易察覺的動了一下,隨即才舒緩下來。

    御空離開云客城后,周東皇向著那坐標為‘云客城’的星際傳送陣飛去。

    當初,來這天玄星,他并不知道天玄星內有哪些星際傳送陣的坐標,所以在傳送的時候,只念了第一級坐標洛河星域和第二級坐標天玄星,第三級坐標他并沒有念。

    這種情況,星際傳送陣一般是會將他無差別隨機傳送到洛河星域天玄星內的某一座星際傳送陣之中。

    周東皇,正是被隨機送到了云客城附近的那座星際傳送陣。

    剛飛出一半距離,周東皇便頓住了身形。

    而同一時間,兩道迅疾的身影,卻又是從他的身后飛掠而來,轉眼就攔在了他的身前,攔住了他的去路。

    “東皇兄弟,又見面了。”

    攔住周東皇去路的兩人中的其中一人,正是先前熱情的幫周東皇引路前往云客城萬寶樓的那個華服中年陳傲天。

    當時,陳傲天將周東皇送到萬寶樓,周東皇還準備給他十枚中品靈石作為其引路的答謝,但卻被對方拒絕了。

    至于另外一人,是一個身材高大而壯碩的藍衣老人,眉宇間和陳傲天有幾分相似,現在正一臉炙熱的看著周東皇,眼中充斥著濃濃的貪婪之意。

    在這老人的身體周圍,赫然有金色光暈纏繞,正是金色真元,明顯是一個步入了元丹極境的武道修士,金丹修士。

    “嗯。”

    周東皇淡淡點頭,臉色仍然云淡風輕,沒有一絲一毫的變化。

    “東皇兄弟,對不住了。”

    陳傲天伸出舌頭舔了舔干澀的嘴唇,眼中迸射出無與倫比的貪婪之色,“若有來世,記得不要一個人外出。”

    “就算一個人外出,最好也別露財。”

    陳傲天一句話,直接暴露了他攔路的目的,殺人奪財!

    二十歲左右年紀,便有一身元丹后期修為,身后十之**是一尊堪稱龐然大物的強大勢力,那個勢力中甚至有元神修士。www.83kxs.com

    這樣的存在,手里必然有一筆驚人的財富,哪怕是一般的法相修士,恐怕都未必有他富有!

    如此財富,誘惑太大,他按耐不住。

    考慮到眼前這個白衣青年身后可能存在的強大勢力,陳傲天沒打算讓青年活下來。

    必須斬草除根!

    否則,將可能留下讓他萬劫不復的隱患!

    “難怪半個時辰前在萬寶樓門口給你靈石你不要,原來是嫌少。”

    周東皇恍然大悟。

    “天兒,跟他說那么多廢話做什么?遲恐生變!為父這便出手殺了他,奪取他的空間戒指!”

    藍衣老人眼中陡然爆發出狂熱的光芒,隨即身上金色真元暴漲開來,手中也適時的多出了一柄寒光凜冽的窄刀。

    窄刀一出,他的真元灌注進去,氣息暴漲整整一倍!

    “極品元丹靈器?”

    周東皇眉頭一挑。

    “死!!”

    老人一聲暴喝,隨即人在空中飛速劃空而過,如同一個金色火球,帶著一道金色火焰纏繞的刀芒,掠殺向周東皇。

    即便通過眼前青年身周纏繞的銀色真元,老人可以斷定對方只是一個銀丹修士,但現在的他,卻也沒有任何大意的意思。

    獅子搏兔,亦用全力!

    他,不容易因為自己的大意而失誤。

    所以,即便對方只是一個銀丹修士,他仍然沒有任何保留,全力出手,打算將對方一擊殺死!

    “也不知道他的身上,有多少財富。”

    陳傲天凌空立在一旁掠陣,看著周東皇的目光,帶著殘忍,嘴角也適時的噙起了一抹獰笑,笑得燦爛。

    只是,下一刻,他嘴角的笑容便徹底凝固住了。

    瞳孔瞪得渾圓,仿佛看到了什么不可思議的事情一般。

    “怎怎么可能”

    前一刻,陳傲天已經在準備等待青年被他爹一刀殺死的情景,可下一刻,卻等到了令他的心臟近乎停滯的一幕。

    一襲白衣勝雪的青年,立在原地,自始至終沒有挪過位置,不動如山。

    此時此刻,青年身周的銀色真元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是一片浩瀚無匹的金色真元,遠遠看去,如同一股金色火焰在熊熊燃燒。

    他的右手,平伸而出,如同鐵鉗一般抓住迎面斬來的靈器窄刀。

    金丹修士全力催動的極品元丹靈器,在他面前,如同小孩舞劍,不具有任何威脅。

    “他他不是銀丹修士嗎?”

    “他怎么可能是金丹修士!”

    “怎么回事?不可能!不可能啊!”

    “還有就算他是金丹修士,他怎么可能空手接下我爹全力出手催動的極品元丹靈器?現在,極品元丹靈器上面的真元力的威力,可是增幅了整整一倍的!”

    “什么情況?難道是爹未盡全力?”

    “不對啊爹以前也不是沒殺過別的銀丹修士,就算是面對銀丹修士,他也都是全力出手將之秒殺的!”

    陳傲天臉色瞬息大變的同時,腦海中念頭陡轉,心臟更是一陣抽搐、顫動。

    眼前的一幕,他完全沒辦法理解!

    嗡!!

    噗嗤!!

    遠處連續兩道聲音傳來,驚得陳傲天瞳孔都仿佛要瞪破。

    卻是周東皇右手之上金色真元暴漲,隨即將老人手里的極品元丹靈器窄刀搶了過來,再送了回去,將老人的腦袋帶上了天。

    鮮血在空中飄落,如同一朵朵紅玫瑰綻放開來,絢麗奪目。

    老人的腦袋在空中飛出一段距離,方才一頭砸下,那一張染血的臉,布滿了驚恐、駭然之色,死死瞪著的一雙眼眸充斥著滿滿的不可思議之色。

    或許,直到死前的那一刻,老人也想不通:

    一個銀丹修士,怎么突然就爆發出了金丹修士的真元?

    還有,那真元,為什么能夠輕易碾壓他那經過極品元丹靈器增幅了整整一倍的真元?

    “爹——”

    眼前的一幕,令得陳傲天面露痛苦、悔恨之色,后悔招惹眼前的青年,否則他爹也不至于身死道消。

    呼!

    仿佛一陣風吹過,殺死老人,將老人的空間戒指收取以后,周東皇宛如化作一道金色閃電,轉眼到了陳傲天的身前。

    微風拂面,陳傲天打了個寒戰,回過神來,看著眼前面色無喜無悲的青年,直接跪伏了下來,“東皇兄弟,我錯了,我錯了”

    “您大人有大量,放過我吧!放過我吧!”

    陳傲天慌了,徹底慌了。

    他的武道天賦,比他爹強,不出意外,百年后必入法相之境,到時可以活到六百歲而現在的他,尚且不足百歲。

    他,還有五百多年可活,不想斷送在這里。

    然而,回應他的,卻是周東皇隨手壓下的一掌。

    砰!!

    宛如一座山般的金色掌印,轟然落下,陳傲天連反應過來的機會都沒有,全身上下就被掌印中爆發的恐怖力量碾成一片血水。

    只剩下一枚空間戒指,孤零零墜空而落,適時的被周東皇收取。

    自始至終,周東皇面色漠然的看著眼前的一幕。

    前世千年,他見過太多類似的場面。

    一步錯,便是萬劫不復!

    一身武道修為,隨身死而道消。

    嗖!!

    殺死兩人以后,周東皇以還沒來得及收斂的金色真元趕路,轉瞬便抵達了星際傳送陣的所在。

    然后,通過星際傳送陣,傳送到了洛家附近的天水帝國。

    天水帝國的星際傳送陣,位于國都之外,周東皇剛落腳,便又看了一眼地圖,然后向著與前往國都相反的方向飛去。

    洛家,位于天水帝國國都一側的整片叢山之中,整片叢山,都是洛家的地盤,不允許他人輕易闖入。

    洛家府邸,被叢山如眾星拱月一般圍繞,鳥語花香,優雅寧靜,宛如一處世外桃源。

    此時此刻,洛家府邸樸實而不失優雅的大廳之內,洛家家主洛無塵看著眼前的青年,眼中帶著幾分驚訝,“你是小女清寒的朋友?”

    眼前的青年,一襲白衣勝雪,容貌俊逸,氣質脫俗,看著也不像是一般人。

    至少,天玄星那幾個頂尖宗門年輕一輩最出色的人物,在洛無塵看來,都遠不如眼前的這個白衣青年。

    “周東皇,拜見岳父大人!”

    周東皇躬身向洛無塵行禮。

    這點禮數,他還是懂的。

    當然,也是因為眼前之人是洛清寒的父親,否則,哪怕眼前之人是天人之境的武道大能,他也不會折腰。

    “你你叫我什么?!”

    洛無塵瞳孔收縮,面露驚愕之色,隨即回過神來,目露怒意,身上一尊三丈高的巨劍法相顯現,劍芒吞吐,散發出陣陣凌厲無匹的氣息,壓向周東皇。

    眼前青年,竟敢占他和他的女兒便宜?

    他的女兒,什么時候有丈夫了?
沒看完?將本書加入收藏我是會員,將本書放入書架復制本書地址,傳給QQ/MSN上的好友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机选一注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