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我要看小說網 -> 玄幻魔法 -> 東皇大帝

正文 第203章 鐘鴉來了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嘩!!

    嘩啦啦!!

    ……

    在陷入一片死寂的紫云盛宴現場,血雨落下,落地聲清晰可聞。www.83kxs.com

    陳丹丹的身上,臉上,到處沾滿血水,但現在的她,立在原地,整個人像傻了一般,怔怔的看著空中負手而立的青年。

    在場之人,除了神光宗的一群元丹修士和云璐對此見怪不怪,其余人等,都被嚇得徹底傻眼。

    剛才,玄陰宗一眾元丹修士動身而出,將青年圍住。

    那一刻,他們清楚的看到,在玄陰宗太上長老齊鳴的身體周圍,有金色光暈纏繞,顯然正是金丹修士特有的金色真元。

    至于玄陰宗宗主柳奕,玄陰宗大長老白世堂,還有另外一個玄陰宗長老,身上也都纏繞著銀色真元。

    三個元丹后期武道修士。

    玄陰宗的另外四個元丹修士,兩個周身凝實的白色真元纏繞,兩個周身淡淡的白色霧氣纏繞。

    兩個元丹中期武道修士,兩個元丹初期修士。

    然而,就是這些人,在轉眼之間,被青年盡數斬殺!

    噗通!

    噗通!噗通!

    ……

    直到玄陰宗一眾元丹修士的殘軀落地,才令得圍觀眾人紛紛回過神來,面露駭然和驚懼之色。

    一道道目光,再次落在空中那個手持折扇,宛如書生般的白衣青年的時候,齊齊浮現震怖之色。

    “金丹修士……就那么被他隨手殺了?而且,腦袋都被削飛?”

    “短短兩個呼吸的時間,玄陰宗在場的元丹修士,上到金丹修士齊鳴,宗主柳奕,下到兩個元丹中期長老,兩個元丹初期弟子,全死了?“

    “天吶!他到底是什么人?僅憑元丹后期武道修士特有的銀色真元,就秒殺了玄陰宗的八個元丹修士!”

    “在他面前,金丹修士和元丹初期修士好像沒什么區別,都被他隨手一招削掉了腦袋。”

    ……

    陣陣此起彼伏的倒吸冷氣之聲,在紫云盛宴現場相繼傳揚開來。

    現在,剛才還幸災樂禍的紫云星另外三大宗門之人,不管是天武宗的人,還是千秋宗的人,亦或是血煞宗的人,都被嚇得臉色煞白。

    哪怕是他們宗門之內的金丹修士,現在看向那空中負手而立的青年的目光,也同樣布滿驚恐之色。

    他們可不會認為,玄陰宗的金丹修士之所以被青年一擊斬殺,是因為大意。

    剛才,青年動身的時候,速度之快,已經勝過他們!

    而且,青年手持折扇展現出來的攻勢的威力,他們自問,就算他們全力出手展現的攻勢,也不及其威力的一半。

    可怕!

    太可怕了!

    “他的真元,雖然只是銀丹修士的銀色真元……但,那渾厚程度,卻至少在尋常銀丹修士的兩倍以上!”

    “相當于三個以上銀丹修士的力量完美融合在一起……這,本身就已經不弱于金丹修士!金丹修士的真元威力,也就比銀丹修士的真元威力強兩倍多一些而已。”

    “他的那柄折扇,絕對是靈器!而且,還不是一般的靈器!”

    ……

    此時此刻,包括神光宗的金丹修士慈玄在內,在場四大宗門的金丹修士看向青年手中折扇的目光都變得有些炙熱。

    但,也僅限于此。

    目光雖然炙熱,但卻不蘊含任何貪婪之色。

    倒不是他們不想要這折扇,而是他們知道,就算他們想要,也沒辦法要。

    以對方的實力,他們要是敢有貪念,玄陰宗金丹修士齊鳴的下場,就是他們的下場!

    “不——”

    一道充滿不可思議的驚叫聲傳開,卻是陳丹丹在回過神來以后,整個人癱坐在地,不斷搖頭,眼中布滿難以置信之色,“不……不可能!不可能的!!”

    “他怎么可能會有這等實力?不可能!絕對不可能!!”

    “我一定是在做夢!我一定是在做夢!!”

    “對!我在做夢!我肯定在做夢!!”

    陳丹丹癱坐在地,看著身周地上刺眼的鮮血,渾身上下止不住顫抖,這些鮮血,不斷沖擊著她的瞳孔,令得她肝膽欲裂。

    她真以為自己是在做夢嗎?

    不!

    在看到周東皇凌空而立,成就了元丹修士的時候,她就已經確認自己不是在做夢。

    現在,說自己做夢,只不過是她對自己的強制安慰,深怕自己受不了,而肝膽俱裂,乃至香消玉殞!

    正常現場的氣氛,陷入一陣壓抑的時候。

    “小子,真沒想到,短短三年,你竟然已經有了殺我玄陰宗元丹后期長老的實力!”

    一道中氣十足,充滿暴戾的蒼老聲音,遙遙從遠處傳來。

    聲音雖遠,但卻有著極為可怕的穿透力,穿過虛空,傳到了紫云盛宴現場,傳入所有人的耳中。

    人沒到,聲音先到。

    “老師!”

    聽到這聲音,原本癱坐在地,四肢無力的陳丹丹,瞬間像是打了雞血一般站了起來,滿臉亢奮之色。

    只是,片刻之后,周圍的聲音傳來,卻又是令得她重新癱坐在地。

    “陳丹丹叫這聲音的主人為老師?”

    “玄陰宗另外一位金丹老祖,玄陰宗第一強者,鐘鴉?”

    “這個青年,連玄陰宗金丹老祖齊鳴都能秒殺……鐘鴉的實力就算比齊鳴強,也強不到哪里去吧?”

    “他,絕不可能是這個青年的對手!這個青年的實力,就算不如法相修士,肯定也足以碾壓法相修士以下的存在。”

    ……

    包括紫云星四大宗門的人,以及玄陰宗幸存下來的一群先天修士在內,在場之人,沒人覺得玄陰宗的金丹老祖鐘鴉有能力對付周東皇。

    便是陳丹丹,同樣這樣覺得。

    嘩!!

    嘩啦啦!!

    ……

    在紫云盛宴現場安靜的環境中,灰色身影顯現而出的時候,聲音格外的響亮,衣袍迎風動蕩,獵獵作響。

    灰色身影的主人,是一個身穿灰色長袍的老人。

    周東皇一眼就將之認了出來。

    正是三年前在藥王谷出現過的那個金丹修士,玄陰宗老祖,鐘鴉。

    “嗯?”

    當發現鐘鴉看起來比三年前年輕了許多的時候,周東皇下意識一怔,轉瞬才回過神來,目光難得閃爍了幾下。

    “小子,三年前我怕殺你會影響我入法相,沒有殺你……卻沒想到,三年后,你竟敢找上門來!”

    鐘鴉目光漠然的審視著周東皇,語氣間不蘊含任何情緒,“既然來了,你便將命留在這里吧。”

    “老師!”

    幾乎在鐘鴉話音落下的瞬間,陳丹丹慌忙開口叫道:“您快走!您快走!!”

    “齊鳴師叔、宗主和大師兄都被他殺了,等您步入法相,再殺了這周東皇為他們報仇也不遲!!”

    現在,陳丹丹只希望她這老師趕緊跑,等步入法相之境,再找周東皇尋仇。

    就周東皇今日展現的實力來看,她的老師,如若步入法相,絕無可能是周東皇的對手!

    唰!!

    聽到陳丹丹的話,鐘鴉臉色瞬息大變,同時下意識俯瞰一看,正好看到,在紫云盛宴現場的高臺之上,除了他門下弟子陳丹丹癱坐在那里以外,另外還有十幾具殘軀。

    這些殘軀,要么是沒有腦袋的身體,要么是離開了身體的腦袋。

    其中,包括他門下大弟子,玄陰宗大長老白世堂,還有他的師弟,玄陰宗太上長老齊鳴,以及他們玄陰宗宗主柳奕。

    “齊……齊鳴師弟?”

    對于白世堂和柳奕之死,鐘鴉只有憤怒,但齊鳴之死,卻讓鐘鴉覺得不可思議。

    齊鳴,好歹也是金丹修士。

    可現在,卻死在了這里?

    “你……”

    當鐘鴉重新看向立在不遠處和他對峙而立的周東皇的時候,眼中布滿難以置信之色,“你區區元丹后期修為,竟然能殺死金丹修士?”

    周東皇目光平靜的看著鐘鴉,語氣云淡風輕,“三年前,我就對你說過……”

    “你鐘鴉,帶走陳丹丹,便算是帶上整個玄陰宗和我周東皇結下因果。”

    “今日,我周東皇便是來了結這一段因果。”

    周東皇此話一出,頓時在場的所有人都意識到,眼前的白衣青年,之所以會現身于此,殺玄陰宗之人,全是因為陳丹丹。

    紅顏禍水!

    這一刻,不少人再次看向陳丹丹的時候,腦海中都下意識的冒出了這么一個念頭。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鐘鴉沒有任何征兆的笑了起來,越笑越大聲,片刻之后,才在一群人愕然的目視之下,收斂了笑聲。

    笑聲收斂以后,鐘鴉目光如電的冷笑道:“小子,如果你是在三天前動手,或許能如愿以償,殺我,滅玄陰宗,了卻你所謂的因果。”

    “但,你卻在今日才出手。”

    “你……注定是在做夢!”

    幾乎在鐘鴉話音落下的瞬間,在鐘鴉的身上,一股強盛的氣息席卷而出,隨即一股黑色的力量,從鐘鴉體內呼嘯掠出。

    轉瞬之間,在鐘鴉的身上,升騰起一道一丈高的虛影,赫然是一只宛如小山般大小,直立而起的黑鴉虛影。

    在這一尊高的黑鴉虛影的周圍,儼然有一絲絲流水般的黑色光暈纏繞,散發出陣陣懾人的氣息。

    雖相隔甚遠,但圍觀的不少修為較弱之人,還是被這氣息壓迫得面色漲紅,更有甚者,七竅開始流血。

    “這是……法相?”

    不少人瞳孔急劇收縮。

    (本章完)
沒看完?將本書加入收藏我是會員,將本書放入書架復制本書地址,傳給QQ/MSN上的好友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机选一注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