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我要看小說網 -> 玄幻魔法 -> 東皇大帝

正文 第192章 瘋了吧?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你?十四歲?”

    少年上下打量了云璐一眼,滿臉的不信,這個小丫頭片子,看起來最多也就**歲年紀,竟然說她已經十四歲,還想讓他叫她姐姐?

    當他傻嗎?

    “丫頭,我乃神光宗十二長老,沈巖。我父親,乃是神光宗六長老,拓空。你入我門下,再入神光宗,將可以直接成為神光宗的天之驕女,享受神光宗最高的栽培待遇。”

    中年男子笑著對云璐說道。

    沈巖,乃是神光宗十二長老,元丹中期武道修士。

    他的父親,是神光宗六長老拓空,元丹后期武道修士,他現在所在的云臺客棧,就是他父親名下的產業。

    今日,他在外面看到眼前的女孩路遇不平,仗義出手,展現出一身先天極境的修為,頓時被驚呆了……一個看起來不足十歲的小女孩,先天極境武道修士?開玩笑的吧?

    這,完全顛覆了他的認知。

    哪怕是他一年前聽說的那個名為‘周東皇’的神秘妖孽青年,在這個年紀,也未必有這修為吧?

    當時,沈巖第一時間上前跟云璐套近乎,下意識覺得就算云璐不是紫云星另外四大宗門的弟子,身后肯定也有一位隱世高人……但,他試探一問,對方卻說她沒有老師,更不知道什么是師承。

    那一瞬間,他頭腦一熱,便將女孩強行擄回了云臺客棧,看是否能將女孩收入門下。

    以后,要是他兒能娶了這個女孩,不只親上加親,他這一脈更有希望登頂神光宗……不足十歲的先天修士,日后步入法相之境,會有懸念嗎?

    “神光宗?”

    在被中年男子擄到云臺客棧的時候,云璐很慌,手足無措,第一時間被嚇得捏碎了她哥哥給她的那枚玉牌,隨即也徹底鎮定了下來,因為她知道她的哥哥肯定不會讓她出事。

    現在,聽到沈巖的話,她眉頭微微一蹙,“哥哥跟我說過,這一次來神光帝國,要順帶去神光宗。”

    “你,是神光宗的人?”

    說到后來,云璐目光亮起。

    “哥哥?”

    聽到云璐的話,沈巖一怔,這才意識到,自己剛才似乎有些太著急了,聽女孩說她沒老師,不知道什么是師承,也沒問女孩身邊有什么親人,就將之擄了回來。

    那一刻的沈巖,就好像失去了理智。

    因為,在他眼里,云璐宛如絕世珍寶,他一刻都不想讓云璐這塊寶被其他人發現。

    所以,他第一時間將之擄了回來。www.6zzw.com

    正當沈巖一怔之時,云璐已經抬頭望向沈巖父子二人身后的空中,興奮的向凌空立在那里的青年招手,“哥哥,哥哥!我在這!”

    唰!

    剎那間,沈巖臉色大變,同時被嚇出了一身冷汗。

    他身后有人?

    他竟然沒發現?

    沈巖慌忙離座而起,轉過身來,這才發現空中有一道白衣勝雪的身影從空中踏空而落,身體周圍纏繞著乳白色真元,赫然是一個和他一樣的元丹中期武道修士。

    最重要的是:

    這個身穿一襲白衣,容貌俊逸,氣質脫俗的青年,看起來非常年輕,最多二十歲的樣子。

    “你這丫頭,我還以為出什么事了。”

    周東皇踏空而落,轉眼到了云璐的身前,寵溺的摸了摸她的小腦袋。

    剛才,云璐捏碎玉牌,他還以為他這妹妹遇到了什么危險。

    過來才發現,他這妹妹沒什么危險。

    只不過有人看中了他這妹妹的天賦,想要將之收入門下。

    “嘻嘻……哥哥,我剛才也是嚇壞了,還以為這個大叔要對我做什么壞事。”

    云璐嘻嘻一笑,俏皮的吐了吐舌頭。

    聽到云璐的話,沈巖嘴角不由自主的抽搐了一下……這小丫頭片子,想太多了吧?還他要對她做什么壞事?他沈巖可沒有戀童癖!

    “沒事就好。”

    周東皇溫和一笑,“哥哥這邊的事情辦完了……接下來,帶你去神光宗逛逛。”

    “好啊好啊。”

    云璐興奮點頭,同時不忘看向沈巖父子二人,招呼了他們一聲,“嗨!那個大叔,還有小弟弟,你們不是神光宗的人嗎?要不要跟我們一起去神光宗?”

    云璐是知道周東皇沒去過神光宗的,所以現在跟沈巖打招呼,也是想讓沈巖帶路。

    周東皇也沒制止。

    他愿來是想讓那黑市負責人,神光宗三長老拓苦給他帶路,要是有別人帶路,倒是不需要再去找拓苦。

    “沒問題。”

    沈巖一口答應下來,他現在對眼前的這一雙兄妹充滿好奇,做哥哥的,看起來最多二十歲,已經是元丹中期武道修士,做妹妹的,不超過十歲,已經是先天極境武道修士。

    他們,到底是什么人?

    “勇兒,你是留在云臺客棧,還是跟爹一起回神光宗?”

    沈巖問身邊的少年。

    “爹,我跟你一起回去。”

    少年,正是沈巖的獨子,沈勇,目光始終不離云璐左右,一雙稚嫩的臉頰,更時不時浮現一抹紅潤之色。

    周東皇發現這一點后,心里有些無語:

    這小子,不會是看上小璐了吧?

    “小兄弟,怎么稱呼?”

    金冠鷹二金載著周東皇四人離開神光帝國國都以后,沈巖忍不住好奇,看向盤坐在不遠處的周東皇問道。

    “周東皇。”

    周東皇淡淡回應。

    “周……周東皇?!”

    而幾乎在周東皇話音落下的瞬間,沈巖便忍不住呆住了,片刻,回過神來以后,連連苦笑搖頭,“我早該想到的……紫云星內,這么年輕,便有這等修為,除了你,還能有誰?”

    “你認識我?”

    周東皇眉頭一挑。

    “東皇兄弟。”

    沈巖嘆道:“現如今,在我們神光宗,除了一些消息比較閉塞的神光宗弟子,基本上沒人不認識你……特別是你當初和三長老一戰,將三長老擊敗,消息傳回來以后,震驚了所有知道消息的人。”

    沈巖感嘆之間,眼中的震驚,卻久久沒有褪去。

    “東皇兄弟。”

    突然之間,沈巖像是想起了什么,面色一肅,“昔日,我父親和五長老、八長老曾經去過你的家鄉,查到十長老林寒天最后一次現身,就是在那里……現在,不少人懷疑,林寒天已經死在你手里?”

    “是死在我的手里。”

    周東皇坦蕩開口,一臉云淡風輕。

    “你……你殺了十長老?”

    沈勇瞪大雙眼,見鬼一般看著周東皇,他雖然只有十二歲,但卻也知道十長老林寒天在他們藥王谷的地位,更知道林寒天的祖父,乃是神光宗的三大金丹老祖之一。

    不過,小孩終究是小孩。

    雖然震驚,但目光深處,卻流露出幾分崇拜之色。

    什么是偶像?

    這就是偶像!

    殺了林寒天也就算了,而且承認得這般坦蕩,完全視他們神光宗的那位金丹修士為無物。

    “嘶——”

    至于沈巖,在被周東皇的回應嚇得呆滯片刻以后,長長的倒吸了一口冷氣,目光驚疑不定的閃爍了幾下以后,忍不住苦笑說道:“東皇兄弟,你闖大禍了!”

    “你可知道……林寒天,不只是我們神光宗的十長老那么簡單。他的祖父林絕,是我們神光宗的三大金丹修士之一。”

    “林絕師叔祖,怕是不會善罷甘休。”

    沈巖本以為,他說出這話以后,眼前的青年會有所忌憚。

    卻萬萬沒想到,青年只是淡淡應了一聲‘嗯’,隨即難得主動開口問道:“林寒天死了,除了那林絕不會善罷甘休以外……還有誰不會善罷甘休?”

    周東皇問這話的時候,目光深處,殺機閃現。

    離開紫云星之前,他必須將針對他的家人的一切威脅,都扼殺在搖籃之中!

    誰冒頭,誰死!

    “林絕師叔祖肯定是反應最激烈的……另外,還有林絕師叔祖的那幾個弟子。”

    沈巖不知道周東皇為什么突然問這個,但還是回答了他。

    “嗯。”

    周東皇點頭。

    “東皇兄弟,你這一次去我們神光宗,所為何事?還是如你所言,只是去逛逛?”

    沈巖問道。

    “原本只是打算見見你們神光宗的宗主……不過,現在,還有別的事要做。”

    周東皇淡淡說道。

    直到抵達神光宗,沈巖才知道,眼前的青年想要做的事情,是什么事。

    “幫我照顧一下小璐。”

    剛到神光宗的宗門駐地神光峰,周東皇跟沈巖打了一聲招呼以后,便直接御空飛身而出,轉眼就到了神光峰的上空。

    在沈巖這個神光宗十二長老還沒反應過來的時候,周東皇的聲音,已是蘊含著真元,傳遍神光宗上下:

    “林寒天是我殺的……但凡想要為他報仇的人,都出來吧。”

    周東皇的話,一經傳入沈巖的耳中,頓時令得沈巖一陣頭皮發麻,更只覺得一股寒氣從腳底直沖腦門,令得他一陣心驚膽顫。

    天吶!

    這個周東皇,瘋了吧?

    沈巖,還是第一次見到這種無畏無懼之人,而且只是一個看起來最多二十歲的青年。

    他,難道不知道,他這是在挑釁整個神光宗嗎?

    要是在私底下,即便周東皇承認是他殺的林寒天,忌憚于周東皇可能存在的大背景,林絕,乃至神光宗,絕對不敢妄動。

    可現在,周東皇一句話,卻將林絕,乃至他們神光宗逼進了絕路!
沒看完?將本書加入收藏我是會員,將本書放入書架復制本書地址,傳給QQ/MSN上的好友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机选一注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