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我要看小說網 -> 玄幻魔法 -> 東皇大帝

正文 第188章 玄陰宗十九長老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玄陰宗,乃是紫云星五大頂尖宗門之一,和神光宗齊名的存在。

    而今日的玄陰宗,卻又是并不平靜。

    “今日,是我和大哥的生誕我們兄弟二人有約定,不管有什么事情,在彼此生誕來臨之前,都必須提前回來,一起渡過生誕。”

    “近兩百年來,沒有一年落下。”

    紫云歷1232年2月21日,夜深,一個身穿黑袍,身材枯瘦,面容蒼老的老人,邁步走出院子,“這一次,大哥沒有回來,定是出事了!”

    這個老人,名為‘遲安’,是玄陰宗的十九長老。

    玄陰宗跟神光宗一樣,只有元丹中期武道修士,才能成為宗門長老。

    “大哥近一年前出門之前見過鐘鴉老祖新收的那個女弟子,丹丹小姐?”

    花費整整一個晚上的時間,直到第二天破曉,遲安終于查到他的大哥遲平上一次離開玄陰宗的關鍵線索,線索指向他們玄陰宗兩大老祖之一的鐘鴉新收的那個女弟子,陳丹丹。

    “丹丹小姐。”

    遲安直接上門去找陳丹丹,“我大哥遲平,離開玄陰宗前,與你會過面他那次離開,你可知道他去了什么地方?”

    “遲平?”

    陳丹丹皺眉,“說起來,自一年前那次見過他,我也沒再見過他十九長老,你確定他見過我以后的那次離開,是他最后一次離開?在那之后,便沒人再見過他回宗門?”

    “我查了整整一個晚上,可以確定他在那一次以后,沒再回過宗門。”

    遲安的聲音因為太過陰沉,顯得有些嘶啞,“昨日,是我和他的生誕,近兩百年來,我們每年都一起渡過生誕,那也是我們兄弟二人之間的約定自約定之日起,今年,是他第一次爽約!”

    “他爽約,只有兩個可能要么,被困在了某個地方,無法回來。要么,已經被人殺死!”

    說到這里,遲安的臉色越發的陰沉了下來。

    “我這一次來找丹丹小姐你,便是想問丹丹小姐你,可知道他那次離開宗門,去了什么地方?”

    遲安問道。

    “這個我知道。”

    陳丹丹點頭,“我和他當時聊過天,說起了我的家鄉東谷十六國,然后我提到了我在那邊的仇人他說,他可以走一趟東谷十六國,幫我解決我的仇人。”

    “丹丹小姐的意思是他是去了您的家鄉,然后就此杳無音訊?”

    遲安眼中精光一閃,他那大哥遲平,他比誰都了解,自然知道遲平為什么會主動去東谷十六國,無非是想通過眼前的女子,和他們玄陰宗的那位鐘鴉老祖扯上關系。

    一直以來,他那大哥遲平就喜歡走旁門左道,要不然也不至于修為遠不如他。

    他們是雙胞胎,武道天賦差不到哪里去。

    但,他已經是元丹中期武道修士,他大哥遲平卻還只是元丹初期武道修士。

    “是。”

    陳丹丹點頭,“不過,那東谷十六國中,不可能有人是他的對手東谷十六國中,最強的就是那個藥王谷谷主蘇墨,但也只是先天后期武道修士。”

    “至于我的那個仇人周東皇,他也就先天初期修為雖有劍丸作為憑借,但,劍丸,對元丹修士卻構不成任何威脅。”

    陳丹丹說道。

    “丹丹小姐,還請您告訴我東谷十六國的所在。”

    遲安懇求道。

    雖說他那大哥十之**是因為幫眼前的女子出頭,而遇到了什么意外,但他卻沒辦法怪眼前的女子,因為是他大哥主動要幫女子出手。

    退一萬步來說:

    就算不是他那大哥主動,是女子強迫他大哥去,他也不敢怪罪眼前的女子。

    眼前的女子,乃是他們玄陰宗金丹老祖門下弟子,在玄陰宗的地位之高,別說他一個玄陰宗的元丹中期長老,哪怕是玄陰宗內的那些元丹后期長老,見到她,也是客客氣氣。

    “好。”

    陳丹丹點頭,隨即三言兩語之間,告知了遲安東谷十六國所在的方向。

    遲安離開以后,陳丹丹眉頭一挑,“也不知道,遲平是在去東谷十六國的路上出的事,還是在回玄陰宗的路上出的事如果是前者,他肯定沒來得及殺死那周東皇,滅了藥王谷。”

    “而如果是后者,他應該已經殺死周東皇,滅了藥王谷那樣,他也算死得其所了。”

    遲平的生死,陳丹丹并不在乎。

    她所在乎的,是周東皇有沒有被遲平殺死,藥王谷有沒有被遲平滅掉。

    神光宗。

    整整一年多的時間,負責神光宗情報收集的鷹眼派出去的人,除了鷹眼的第二負責人,神光宗十長老林寒天以外,全都陸陸續續回來了。

    “十長老怎么還沒回來?”

    鷹眼最高負責人,神光宗五長老‘拓悲’,隱隱覺得事情有些不對勁,“以林寒天駕馭的元丹大妖的速度,負責一個方向的尋訪,按理說早就回來了才對絕對不會比其他人晚回來!”

    “難不成,他出事了?”

    一念至此,拓悲的臉色頓時陰沉了下來。

    林寒天,雖說只是神光宗的十長老,但他的一身潛力之高,在他那一輩,絕對是能排進前三的也是那一輩,日后最有希望步入元丹極境,成就金丹修士的幾人之一。

    這樣的人物,對神光宗而言,非常重要,堪稱未來的頂梁柱。

    可現在,卻疑似出事了。

    沒有任何遲疑,拓悲直接去找了神光宗宗主,說了他的猜測而神光宗宗主,在聽說了他的猜測以后,直接下令,讓拓悲和另外兩個元丹后期長老離開宗門,尋找林寒天。

    “生要見人,死要見尸!”

    這,也是神光宗宗主的要求。

    拓悲三人離開神光宗的時候,正好遇上了從外面回來的一個身穿金色袈裟的老和尚,頓時紛紛恭敬向對方躬身行禮:

    “見過師叔!”

    “見過師伯!”

    這個身穿金色袈裟的老和尚,不是別人,正是神光宗的金丹老祖,慈玄。

    “你們三人行色匆匆,這是要往哪去?”

    慈玄好奇問道。

    “師叔。”

    拓悲苦笑,“事情是這樣的”

    一番話下來,拓悲說出了自己的猜測,“所以,我覺得,十長老很可能已經出事了。”

    “這件事,林老頭知道了嗎?”

    慈玄皺眉問道。

    林寒天,雖然只是神光宗的十長老,但因為潛力大,對神光宗而言,重要性不比幾個兩百多歲的元丹后期長老加起來小后者,步入元丹極境或許有一線希望,但絕對不可能沖擊法相之境。

    而林寒天,不足百歲,就已經是元丹中期武道修士,日后十之**能步入元丹極境,甚至有希望沖擊法相之境!

    另外,林寒天,在神光宗,屬于‘**’。

    林寒天的祖父,乃是神光宗的三大金丹老祖之一,也是神光宗三大金丹老祖中的唯一一個俗家弟子。

    在神光宗,三大金丹老祖,慈悲和他的師兄的頭銜是‘護法’,慈悲是右護法,他的師兄是左護法剩下的那個金丹老祖,作為神光宗俗家弟子,則掛了一個‘太上長老’的頭銜。

    神光宗三大金丹老祖,慈玄的師兄實力最強,然后是他,最后才是林寒天的祖父。

    “師叔,這件事,還請您保密,暫時不要告訴太上長老宗主覺得,暫時不適合讓太上長老知道這件事情,否則肯定會影響到太上長老的心境,讓太上長老再無緣步入法相之境。”

    拓悲苦笑說道。

    “我知道輕重。”

    慈玄點頭,“不過,這件事,就算沒人跟他說,也瞞不了多久行了,你們去吧!”

    在拓悲三人離開以后,慈玄嘆了口氣,“現在,只希望那個周東皇盡快去黑市,幫我們神光宗煉制第三件靈器那靈器到了林老頭的手里,即便林寒天真的出事了,他的心情也能好些。”

    神光宗要是有第三件靈器,肯定是給那個神光宗內實力僅次于他的林姓老人。

    慈玄這個神光宗的金丹老祖,現在正是從神光帝國國都那邊回來,他親自將神光宗按照那個名為周東皇的青年的要求搜集齊全的材料,送到了黑市,交到神光宗三長老拓苦的手里。

    “這里就是藥王谷?”

    玄陰宗十九長老‘遲安’,花費了近兩個月的時間,終于找到了東谷十六國的所在,并且在東谷十六國的其中一個小國里面打聽到了藥王谷的所在,第一時間來到了藥王谷。

    “我乃玄陰宗十九長老遲安,藥王谷谷主蘇墨何在?”

    遲安的聲音,蘊含著渾厚的真元,轉眼傳遍藥王谷上下,令得藥王谷內的一群人下意識的抬頭望向天邊聲音,正是從那里傳下來的。

    “玄陰宗十九長老?”

    蘇墨正在宛如世外桃源般的山谷內修煉,聽到聲音,第一時間睜開雙眼,微微皺起眉頭,“遲安?”

    “和那個死在我手里的玄陰宗弟子遲平一個姓看來是為遲平而來。”

    通過對方的來歷和名字,蘇墨不難猜到這一點。
沒看完?將本書加入收藏我是會員,將本書放入書架復制本書地址,傳給QQ/MSN上的好友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机选一注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