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我要看小說網 -> 玄幻魔法 -> 東皇大帝

正文 第102章 成年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紫云歷1229年1月1日,清晨。

    “少爺。”

    正在房間里面修煉的周東皇,被阿福驚醒,躍下床榻,走出房門以后,只一眼就看到了前院中站著的三道身影。

    為首的,是一個身穿錦衣華服的儒雅中年,面如冠玉,眉宇威嚴,身上無形間散發出上位者的氣息,但此刻卻老老實實站在那里。

    在儒雅中年的身后,則跟著兩個老人。

    看兩個老人的架勢,也不是一般人,身上長袍是錦緞做的,其中一個老人右手拇指帶著一個碧玉扳指,一眼就能看出價值不菲,另一個老人腰間懸掛的玉佩,看玉的質地,顯然也不是一般玉佩。

    對于這三人,周東皇并不陌生,正是昨日在迷蹤林內見到的那三個大閥世家唐家之人。

    當時,三人正被大力蠻熊追殺,他正好看上了大力蠻熊的熊膽,出手將大力蠻熊殺死,間接救了三人性命。

    “唐家家主唐流年,見過東皇少爺。”

    眼見周東皇走出房間,儒雅中年率先躬身行禮,剛才,他已經從眼前之人仆人的口中得知了對方的名字,周東皇。

    “唐家大長老唐玉新,見過東皇少爺。”

    “唐家二長老唐勇,見過東皇少爺。”

    繼唐家家主唐流年之后,他身后的兩個老人,也都紛紛躬身向周東皇行禮,畢恭畢敬,不敢有絲毫怠慢,眼中也適時的流露出陣陣感激之色。

    昨日,在迷蹤林內,若非眼前的少年及時出手,他們已經被那聚氣九重妖獸大力蠻熊殺死。

    對這個少年,他們發自內心感激。

    “唐家?唐流年?”

    站在一旁的阿福,聽到儒雅中年的自我介紹,瞳孔微微一縮,暗自倒吸一口冷氣。

    剛才,他雖然聽眼前三人說他們是唐家的人,但卻沒往大閥世家唐家想。

    現在,聽到儒雅中年的自我介紹,他才知道……原來,這個中年男子,是大閥世家唐家的家主,唐流年。

    唐流年,大閥世家唐家家主,聚氣九重武道修士。

    正因為他的存在,以至于唐家在大閥世家中都算得上是一個上等大閥世家。

    而現在,就是這樣一個人物,在他家少爺面前躬身行禮,畢恭畢敬。

    “少爺……”

    一時間,阿福再次看向周東皇的目光,崇拜之色越發的濃郁了起來。

    “嗯。”

    面對三人的行禮,周東皇一邊輕描淡寫的點頭,一邊走到前院之中的石桌前坐下,看著唐流年,淡淡問道:“熊膽呢?”

    “東皇少爺,這是大力蠻熊的熊膽。”

    在唐流年的示意下,唐家二長老唐勇上前,將手里的錦盒放在周東皇面前的石桌上,同時放了一疊銀票子在錦盒旁邊。

    周東皇打開錦盒,看了一眼里面完整的熊膽,點了點頭,隨即又看了桌面上的一疊銀票一眼。

    周東皇右手放在桌面上,掌心朝下,微微成拳,彎曲的食指和中指輕輕敲打著桌面,再次看向唐流年,問道:“這是什么意思?”

    “東皇少爺。”

    唐流年恭聲說道:“大力蠻熊的身體,除了熊膽以外,其它部分處理掉,價值也超過上百萬兩白銀……這一百萬兩白銀,算是我們唐家跟東皇少爺你買下大力蠻熊身體的其它部分的錢。”

    “我說過,除了熊丹,其它任由你們處置。”

    周東皇深深看了唐流年一眼,說道。

    “東皇少爺。”

    唐流年面色一正說道:“昨日,您及時出手,救下我們三人,已是大恩大德……我們,又豈能占您的便宜?”

    話音落下,還沒等周東皇開口,唐流年又從懷中抬出一封請帖,放在周東皇身前的石桌上。

    正當段凌天看到請帖,眼中閃過一道疑惑之色的時候,唐流年適時的開口:“東皇少爺,唐家將在十日后設宴,宴請楚王城各大豪門以上世家的家主……設宴的目的,便是為了感謝您對我和兩位長老的救命之恩。”

    “昨日,我們三人若死在迷蹤林內,唐家將從大閥世家淪為豪門世家……這次設宴,既謝您對我們三人的救命之恩,也謝您對我們唐家的再造之恩!”

    隨著唐流年話音落下,不只是他躬下身來,便是他身后的兩個唐家長老,也都再次躬下身來。

    “這一百萬兩銀票我收下,其它不用那么麻煩。”

    周東皇搖頭說道。

    “東皇少爺,今日一早,我們唐家已經將請帖發往楚王城各大豪門以上的世家……十日后,還請東皇少爺您務必到場,要不然,我們唐家設的這一場宴也將沒有任何意義。”

    唐流年留下這句話以后,方才帶著兩個唐家長老向周東皇告辭離開,三言兩語之間,仿佛不給周東皇選擇的余地。

    當然,即便唐流年如此,也讓人興不起任何惡感。

    畢竟,他的出發點是好的,足以看出他是一個知恩圖報之人,即便其中不乏一些討好周東皇的小心思。

    “這唐流年,還真是講究。”

    唐家三人離開以后,周東皇搖頭一笑,隨即打開請帖一看,上面沒有寫他的名字,只寫了‘恩人’二字。

    顯然,唐家人準備這請帖的時候,還不知道他的名字。

    “阿福。”

    讓阿福將熊膽、請帖和銀票收起來以后,周東皇離座而起,回房修煉去了,直到中午,飯點的時候,才再次被阿福叫出了房間。

    走出房間,一眼就看到前院之中多了一張大圓桌,桌上擺滿了熱氣騰騰的菜肴,賣相雖然不怎么樣,但卻仍然香氣撲鼻,讓人食指大動。

    圓桌前,阿福和梅姨立在一旁。

    亭亭玉立的少女,立在桌前,面帶微笑看向剛走出房門的周東皇,“周大哥,你還記得今天是什么日子嗎?”

    “什么日子?”

    周東皇一怔。

    “少爺,今天是您成年的日子。”

    阿福忍不住提醒了一聲。

    “東皇少爺。”

    與此同時,梅姨有些心疼的看了桌前的少女一眼,隨后看著周東皇,面帶笑容的說道:“這一桌子菜肴,都是我家小姐親自下廚做的。”

    “早在三個月前,她就讓我教她下廚,為的就是在這一天,給您做這一頓飯,慶祝您成年。”

    梅姨這一番話下來,令得周東皇那古井無波的心忍不住微微顫抖了一下,再次看向少女的目光,也變得溫和了許多。

    “紫曦,辛苦了……不過,其實,我沒那么講究的。”

    周東皇嘆道。

    “周大哥,我早就想學做菜了,這一次也只是適逢其會,湊巧而已。”

    少女微笑開口的同時,目光深處,卻不經意間閃過一抹失落之色。

    “周大哥,來坐下吃飯吧。”

    少女站出來,幫周東皇將桌前的椅子拉了出來,直到周東皇走過來坐下,她才坐在周東皇的身邊,給他夾菜。

    “阿福哥,梅姨,你們也坐。”

    少女不忘招呼阿福和梅姨一聲,而兩人也應聲坐在了下首。

    有時候,命運的安排,就好像在捉弄人一般。

    要是沒有昨天的那件事,今日,就眼前的感動,或許會令得周東皇對少女的情感從感動變為心動……

    然而,昨天的那件事,卻讓得周東皇的心里已經裝下了一個女人。

    現在,他雖然感動,卻不敢心動。

    他和洛清寒二人,木已成舟,就算不論他對洛清寒已經動心一事,作為男人,奪走了對方的第一次,責任肯定也是要負的。

    楊紫曦這邊,他只能選擇克制。

    畢竟,現在的他,已經不算獨身一人,用地球上比較通俗的話來說,他現在已經不再‘單身’。

    一頓飯下來,周東皇如坐針氈,吃飽以后,立馬以修煉為借口回了房間。

    見此,少女嘆了口氣,絕美的雙頰布滿失落之色。

    “小姐,別灰心……我看得出來,這一頓飯,東皇少爺很感動。我相信,東皇少爺他,遲早會發現您的好,接受您的。”

    梅姨有些心疼的看向少女,安慰道。

    一旁的阿福也忍不住搖頭,他一直覺得這位紫曦小姐很適合他家少爺,但落花有意,流水無情,他也只能在一旁看著干著急。

    “阿福哥,周大哥他……是不是有意中人了?”

    少女看向阿福,輕聲問道。

    頓時,梅姨的目光也落在阿福身上。

    畢竟,在她看來,她家小姐付出到這等地步,還能不動心的男人,要么是心有所屬,要么是不喜歡女人。

    “沒有。”

    阿福非常肯定的搖頭。

    “阿福,東皇少爺他……不會是不喜歡女人吧?”

    梅姨目光有些古怪的問道。

    “這……”

    阿福愣了一下,隨即回憶了一陣,自他跟著他家少爺開始,他好像確實沒見他家少爺對哪個女人有過那方面的意思。

    “梅姨,我沒見過我家少爺對哪個女子有意,但卻也沒見我家少爺對哪個……哪個男子有意。”

    阿福開口辯解了一下,可話剛脫口而出,他便后悔了。

    隨著阿福話音落下,不只是梅姨的目光變得越發的古怪起來,哪怕是少女的目光,也變得有些不對勁了。

    也是周東皇現在已經回房修煉,沒聽到阿福的這話,要不然,他肯定會忍不住出來給阿福一腳,讓阿福去和冰冷的地磚做伴。
沒看完?將本書加入收藏我是會員,將本書放入書架復制本書地址,傳給QQ/MSN上的好友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机选一注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