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我要看小說網 -> 玄幻魔法 -> 東皇大帝

正文 第29章 頂尖寒門世家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你你竟敢廢了馬勁。你知道他是什么人嗎?”

    黃衣青年再次看向周東皇的時候,眼中也流露出陣陣驚懼之色,因為周東皇剛才的速度太快了,快到他的反應都跟不上的地步。

    “難不成這個周東皇殺死聚氣二重武道修士之事,是真的?”

    眼見周東皇轉眼廢了身為聚氣一重武道修士的馬勁,他要是還看不出周東皇實力不簡單,那他也就真的白活二十幾年了。

    “馬勁,乃是郡城頂尖寒門世家馬家的大少爺你廢了他,馬家不會放過你。”

    青衣青年面色陰沉的看著周東皇,眼中同樣帶著幾分驚懼和忌憚之色。

    周東皇的實力,是他萬萬想不到的。

    這一刻,他才意識到:

    原來,青山鎮中有關這個云軒酒樓新的老板周東皇的傳聞,并非空穴來風。

    這個周東皇的實力,至少也在聚氣二重。

    要不然,不可能有那么快的速度,更不可能如此干凈利落的廢了馬勁。

    “好快的速度!”

    “好強的力量!”

    正所謂‘外行看熱鬧,內行看門道’,青衣青年身后的中年男子,雖然將腰上挎著的彎刀從刀鞘中拔了起來,但卻沒有出手。

    甚至于,他握著刀的手的手心,都溢出了一絲絲冷汗。

    他雖然是聚氣二重武道修士,但他自問他的速度不如眼前的白衣少年,至于力量,也同樣不如對方。

    白衣少年的速度,顯而易見。

    至于力量,對方一腳將馬勁的小腿踩成肉餅,雖然他也能做到那一步,但他自問他自己絕對做不到那么干凈利落。

    正因如此,他斷定對方的實力在他之上。

    所以,他才沒有出手。

    明知對方實力強,還沖上去,那不是找虐嗎?

    “他真的只有十六歲?”

    看著立在不遠處的白衣少年,中年男子眼中,布滿駭然和不可思議之色。

    “郡城馬家?”

    隨著黃衣青年和青衣青年相繼開口,周東皇還沒什么反應,圍觀的一群青山鎮之人,卻又是都被嚇到了。

    “這個被東皇少爺廢了的青年,竟然是郡城馬家的人?而且,還是馬家的大少爺?”

    “馬家,可不是一般的寒門世家,遠非我們青山鎮的三大寒門世家所能比據說,馬家,單是聚氣三重武道修士,就有四人。至于聚氣二重武道修士,更有二十多人。”

    “馬家,乃是寒門世家中的翹楚。東皇少爺廢了這馬家大少爺,惹大禍了。”

    圍觀的一群人,有不少人知道郡城馬家,隨著他們開口,一群人都為周東皇捏了一把冷汗。

    聽到眾人竊竊私語和議論,不管是黃衣青年,還是青衣青年,都下意識的抬起頭來,顯得高傲無比。

    “我‘方天一’,乃是郡城方家三少爺。”

    黃衣青年看著周東皇,傲然開口,“我郡城方家,有三個聚氣三重武道修士,聚氣二重武道修士超過二十人你們青山鎮的三大寒門世家,在我方家眼里,如同螻蟻。”

    話音落下,他又看向青衣青年,“至于這位,乃是郡城陸家的大少爺‘陸遠’。郡城陸家,有五個聚氣三重武道修士,聚氣二重武道修士,更是超過三十人。”

    隨著黃衣青年開口,不少圍觀的青山鎮之人都忍不住倒吸一口冷氣,萬萬沒想到堵云軒酒樓大門的三個青年來頭這么大。

    都是來自郡城的頂尖寒門世家!

    “原以為,你一個十六歲少年,根本不可能有殺死聚氣二重武道修士的實力可現在看來,是我們小看你了。”

    陸遠看著周東皇,沉聲說道:“周東皇,你若是識趣,便將云軒酒樓的地契交出來。”

    “如此,我可以向你保證,你廢了馬勁,馬家只會殺你一人,不會牽連你身邊的人。”

    “如若你不識趣,不愿將云軒酒樓的地契交出來不只是你,便是你身邊的人,也將被殺得一個不剩!”

    “不只是你的親人,哪怕是你云軒酒樓的人,也活不下來。”

    說到后來,陸遠的嘴角適時泛起一抹冷笑。

    云軒酒樓的一群伙計、丫鬟,聽到陸遠這話,臉色紛紛大變,心里更在想著,如果老板不將云軒酒樓的地契交出去,他們便離開云軒酒樓。

    雖然,他們云軒酒樓的老板實力很強,但郡城三大寒門世家的實力更強!

    他們并不覺得,他們云軒酒樓的老板,能斗得過郡城三大寒門世家。

    云軒酒樓的薪俸雖然高,但跟性命比起來,卻又是后者更加重要。

    “原來,這郡城三大寒門世家的人此來,是為了云軒酒樓的地契而來。”

    “他們特意從郡城過來,顯然也是已經確定趙三爺不會插手云軒酒樓日后的歸屬。”

    “東皇少爺,有麻煩了。”

    “東皇少爺不廢那馬家大少爺還好,只要交出地契,人可以平安無事但,現在他廢了馬家大少爺,事情就沒那么簡單了,哪怕他愿意交出地契,馬家也不可能放過他。”

    圍觀的一群人,再次竊竊私語之間,又是紛紛搖頭。

    他們再次看向周東皇的目光,有同情、有憐憫,更多的是可惜

    一個年僅十六歲,便能殺死聚氣二重武道修士的武道奇才,日后若是能成長起來,必是云陽國內的一方巨頭。

    可現在,顯然沒機會成長起來了。

    “區區三個寒門世家,好大的威風!”

    周東皇淡淡一笑,隨即深深的看了陸遠一眼,“不過,想要云軒酒樓的地契,恐怕還得你自己來拿。”

    周東皇此話一出,云軒酒樓的一群人,除了阿福以外,臉色紛紛大變。

    他們知道,他們云軒酒樓的這位老板,最后還是選擇不交地契。

    “周東皇,你實力雖強,但在我們三家的眼里,卻算不了什么接下來,你和你身邊的人,便好好等著迎接我們三家的強者吧。”

    方天一冷笑一聲過后,看向陸遠,“陸遠,我們現在就帶馬勁離開既然他要讓他身邊的人為他陪葬,那我們就成全他!”

    “剛叔,帶上馬勁,我們走!”

    陸遠跟身后的中年男子打了一聲招呼,后者應聲走向仍然被周東皇踩在腳下的馬勁。

    “我讓你們走了嗎?”

    然而,中年男子‘陸剛’還沒走到馬勁身邊,周東皇卻又是已經淡然開口。

    雖然,臉色一如之前般平靜,語氣一如之前般淡然,但在周東皇的雙眸深處,卻又是適時的閃過一抹寒光。

    “想來就來,想走就走你們以為是在玩過家家?”

    眼前之人,顯然也是為了他手里的云軒酒樓地契而來。

    如果他實力不如他們,云軒酒樓的地契肯定已經被他們搶走,而他也不可能有什么好下場。

    “周東皇,你可要想清楚你若敢對我們出手,將徹底得罪方家和陸家。”

    方天一臉色變了,他聽出周東皇話中的意思,顯然是想對他們出手。

    陸遠的臉色也變了。

    “周東皇,你的實力雖然不錯,但在我們陸家之中,能治你的人,卻不在少數。”

    陸剛面色陰沉的對周東皇說道。

    “包括你嗎?”

    周東皇嘴角泛起一抹揶揄。

    “你以為我怕你?”

    陸剛好歹也是聚氣二重武道修士,再加上手里有兵器,底氣十足,虎視眈眈盯著周東皇的同時,手中彎刀一晃,刀刃上閃過鋒利寒光。

    “一個照面,你若不死,我讓他們完好離開。”

    周東皇咧嘴一笑,氣得陸剛面色漲紅的同時,身形再次一晃,雙腳迅速掠動。

    踏星步!

    周東皇的速度很快,周圍人都只看到一道白色身影。

    在他身形一晃,跨越和陸剛之間一半距離的時候,陸剛才反應過來,手中彎刀呼嘯掠出,刀光在陽光照射下閃現出耀眼光芒。

    嗡!!

    不得不說,陸剛是一個用刀的好手,一出手,手中彎刀便橫在周東皇的去路上,除非周東皇減速,否則只能正面迎上他的刀。

    但,血肉之軀,能跟刀這種利器硬碰硬嗎?

    顯然不可能。

    正當所有人都以為周東皇面對陸剛這一刀,會選擇退避三舍的時候,周東皇卻仍然沒有減速的意思。

    就好像整個人送上門去給陸剛宰割一般。

    “找死!”

    看到這一幕,陸遠和方天一齊齊冷笑,心里也不由得松了口氣,因為剛才看陸剛的反應,他們都以為陸剛不是周東皇的對手。

    可現在看來,周東皇根本不是陸剛對手。

    “老板!”

    阿福臉色大變。

    “自尋死路!”

    正當陸遠手中彎刀進一步揮向周東皇,覺得周東皇下一刻將死在他刀下的時候。

    嘩!

    周東皇閃電般出手,一掌橫著拍向陸遠手中彎刀的刀身。

    “雕蟲小技!”

    見此,陸剛不屑冷哼一聲,手中彎刀側轉了一下,將刀刃送給周東皇的手掌,“實力不錯,只可惜經驗太差進了鬼門關,記住,殺你之人,是我陸家陸剛!”

    在這種情況下,還能閃電般變換手中刀的刀刃方向,不得不說,陸剛在刀上的造詣確實很高。

    呼!

    周東皇的手掌,迎上陸遠手中刀的鋒利刀刃,根本來不及閃避。

    (本章完)
沒看完?將本書加入收藏我是會員,將本書放入書架復制本書地址,傳給QQ/MSN上的好友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机选一注号码